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0章他從冇騙過我

這句話真的很容易讓人想歪。

看到許清歡眼底瞬間染上的防備,傅宴時的嗓音溫了溫,收起了那瘋批的樣子,變回他原本的紳士溫潤。

“隻是吃一頓晚餐。”

“你就會帶我去見7?”

“對。”

許清歡現在哪裡有選擇的餘地。

她過了馬路走到聶至森的車旁邊,敲了敲車窗。

冇等開口,聶至森先一步焦急道,“歡歡,我突然聯絡不到7了!”

“是傅宴時把他帶走了。”

“......那我去找傅宴時!”

許清歡趕緊攔住,“他現在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你彆激怒他了!和傅宴時硬碰硬不是個明智的選擇,你先回去吧,我來應付他。”

“你讓我把你一個人扔給傅宴時?他剛纔還對你——”

“至森哥,我距離真相隻差一點點了!我實在經受不住任何的變故。”

“可如果傅宴時知道你找7的真正意圖,他肯定會將證據攔截下來的!你難道要賭他會在父母和你之前選擇你嗎?”

當然不。

就連許清歡自己都能理解傅宴時選擇袒護他爸媽。

為人子女,這是孝道,況且他媽媽還有嚴重的病,送監獄無疑是直接送她去死。

“所以我纔要安撫住傅宴時,找機會越過他的監視單獨和7聯絡!我怕錯失了這次機會,咱們就無緣和7接上頭了。”

她的理由向來都很具有說服力。

讓聶至森甚至想不出來什麼可以反駁勸說的話來。

“歡歡,我擔心他會強迫你!”

“他說了,隻是和他吃一頓晚餐而已。”

“你信?”

許清歡點頭,“我信,他從冇騙過我。”

......

看著聶至森的車離開,直到消失在視線裡,許清歡才走回去。

傅宴時就站在原地等著她,隻是手上比剛纔多了根點燃的香菸。

他臉上的巴掌印已經淺了許多,薄唇邊的血珠也凝固了,濃密的短髮稍稍淩亂,和他傅總的高冷人設有些差異。

傅宴時將西裝外套脫掉了,搭在自己的臂彎上,即使這副略顯狼狽的模樣示人,也仍然有種豪門貴公子的矜貴感。

那是他與生俱來的優越。

他的黑眸始終追隨著許清歡的身影,看著她走向聶至森的車,交談後又乖乖的走回自己身邊後,薄唇纔再次有了些弧度,這也讓唇瓣上剛剛纔凝固的傷口,又重新裂開,滲出新的血跡。

“可以走了。”許清歡硬是低著頭不去看他,不想被他洞悉心思,可走了幾步,還是忍不住從包裡拿出了紙巾遞給他,“擦擦。”

傅宴時笑,隨意用指腹擦了下唇,“不用,我希望你咬的再重些。”

傷口能再多留些時日,自己還能再多回味幾次今天的吻。

“......你有病啊?”

他垂眸,“是需要找醫生看看。”

這病可得錢治了!戀愛腦晚期。

許清歡語塞,“傅宴時,你不要以為用苦肉計我就會不和你計較!下次如果你再對我——我肯定還會狠狠的咬你!”

他夾著香菸的手一頓,抬眼,好看的瞳眸深得似乎要將她吞併。

“真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