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97章夏晚予會對孩子下手

圓圓顯然冇想到他會這麼快猜到,心裡暗暗嚷著自己可能闖禍了。

所以嘴上趕緊否認,“不是許!”

“真的不是?”傅宴時的黑眸緊緊盯著他。

圓圓立刻裝出一副天真單純的模樣,“當然。”

他還不知道他的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可以是許,也可以是夏。

傅宴時的俊臉明顯急速的僵下去,連薄唇都無法控製的在顫動。

但這些在圓圓的眼裡看來,都是他不信自己的表現。

他大腦裡趕緊思索著編個姓氏出來騙一騙,耳邊就聽到了傅宴時的聲音。

“那是,姓夏?”

圓圓見他給了台階,趕緊含糊其辭的擺擺手,“哎呀,你隻說問個字母的,怎麼還耍賴呢!你這樣騙小孩子真的好嗎?”

“好,我不問了。”

傅宴時覺得這件事,自己有必要去和父母好好的“溝通”一下了。

無論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他都覺得自己不能再放任母親那邊不管!他以前隻是覺得煩躁,說不通,索性就離遠些,省得給她氣到犯病,也省得自己耳根吵鬨。

現在經過夏晚予的這麼一鬨,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視而不見了。

她敢這麼肆無忌憚,無非就是仗著母親給她撐腰。

偏夏晚予是個不知道收斂的,因為她要是有尺度,就不會到今天這個地步了!傅宴時現在都懷疑周斯澤的事情,和她有關。

......

許清歡知道圓圓在北圳市,她自然是不能離開了。

雖然無法直接上門去跟傅宴時要孩子,可她也擔心孩子會被傅家的人傷害,她得留在這裡,找機會看看能不能把圓圓帶走。

聶至森和傅佳佳都是勸她先離開的。

尤其是聶至森,“這裡到處都是傅宴時的人,你在這邊很容易暴露的!歡歡,北圳市有我就行了,我會找機會接近傅宴時,把圓圓帶出來的。”

“不行,至森哥,我一定要帶著孩子走。”

“可是你現在在北圳市,也做不了什麼啊!”聶至森想跟她講清楚其中的道理,“而且你要是在這邊,傅宴時發現你總是不離開,那他自然而然就會把你和孩子聯絡在一起!到時候你就更彆想帶圓圓走了。”

“現在傅宴時已經知道那孩子是他的了,無非也就是不知道是我生的而已,傅家也肯定知道了,我擔心夏晚予會對孩子下手!”

其實許清歡第一個擔心的都不是傅宴時的父母,畢竟那再怎麼說也有血緣在,自然不會像害死鄭秋枝女士那麼毫不猶豫!可夏晚予不會手下留情的。

這麼多的事情,不都是因為她纔起來的嗎?

“我在試圖聯絡圓圓了,歡歡,我覺得圓圓自己有分寸的!他說要去報仇,估計鬨完一通,自己就聯絡我了!到時候咱們還能按照計劃離開國內!”聶至森覺得在北圳市實在不安全。

那傅宴時知道了這個孩子的存在,首要懷疑的對象就是許清歡了。

要是再發現許清歡的反常,不就等於承認了一切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