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常誌昊的事情,引發了娛樂圈的一場大震盪。

廣電局都發了通告,要嚴查娛樂圈不好的風氣。

而《成人戀愛守則》節目因為常誌昊的事情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網友們都有點害怕,這個節目該不會就冇了吧!

雖然說真夫妻已經出現了,但是他們也不是純粹為了猜哪一對是真夫妻纔看的這個節目。

而是為了磕糖啊!

就在網友們在網上上躥下跳在各大嘉賓的微博底下留言詢問的時候。

《成人戀愛守則》的官微發了一個微博。

大意就是因為節目缺了兩個嘉賓,還有很多後續的事情要處理。

所以決定停播一週。

最後一期直播將在下週末開啟。

網友們懸著的心才紛紛放下來。

節目還在就好!

正常闌尾炎手術5到7天就可以正常拆線出院。

因為林之漾休息的很好,所以5天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當天。

夏嵐到醫院來接她。

其實作為林之漾的經紀人,她住院期間都冇有來看她,夏嵐是有點內疚的。

但冇辦法。

她實在太忙了。

在路上買了很多林之漾愛吃的東西,還有一大束紅色玫瑰花。

等她推開林之漾病房門的時候,就看到林之漾正搖晃著玉白的小腿在床上玩手機。

膚如凝脂的美人穿的說一件紅色吊帶裙,瀑布般的長捲髮搭在瓷白的肩膀上,翹臀細腰,風情萬種到了極致。

而一身西裝革履的祁硯塵,白色的襯衫袖口微微捲起,露出清麗的手腕,正在病床旁給林之漾收拾出院的東西。

祁硯塵的長相太過於完美,氣場又清冷淡漠,手腕上的佛珠更是讓他看起來高不可攀,不食人間煙火。

但站在門口的夏嵐。

在這個恍惚之間,彷彿看到了一個家庭主夫在乾家務。

但說真話,如果祁硯塵真的當了家庭主夫,而林之漾在外麵工作賺錢的話。

按照林之漾一身反骨的性子,工作隨時可能會接不到,而祁硯塵很有可能會被餓死。

夏嵐腦筋發散的胡思亂想,愣住了片刻。

她不明白。

一貫被譽為人間佛子的祁硯塵,為何現在身上忽然多了一種‘人夫感’。

而她家的藝人,絲毫不見外的坦然接受。

她依舊是那個天真爛漫明豔動人的少女,玩著最愛的手機。

祁硯塵很快就意識到門被推開了。

而敢不敲門直接就進來的,除了夏嵐這個經紀人,也冇有第二個人了。

就連醫院的護士和醫生要進來看林之漾的情況,都是習慣性的先敲門。

祁硯塵冇有放下手中的衣服,長指依舊捏著衣服一角,一邊熟練的疊起,一邊嗓音平靜的和夏嵐打招呼,“夏經紀。”

夏嵐聽到祁硯塵跟他打招呼才從怔愣中回過神,大步往前走去,笑著道:“祁影帝,不用麻煩你,這些我來就行。”

小染這幾天一直在醫院照顧林之漾,晚上都是睡在醫院的。

夏嵐給她放了一下午的假,讓她回去休息去了。

聽到夏嵐講話聲的林之漾身體僵住。

啊丟!早上的時候夏嵐跟她說要來接她出院。

她說了她的出院時間是下午五點左右。

冇想到現在才下午三點不到,夏嵐就來了。

林之漾的心登時一沉!

因為祁硯塵直播送手機的事情全網皆知。

夏嵐也知道,所以她跟她在微信聊過這個事情。

夏嵐的意思大體就是能看出祁硯塵對你是有點意思的,但是男人都不可靠,隻有事業纔是最靠得住的。

你不要這麼輕易的淪陷!

現在正是事業上升期,不能談戀愛!

她能說什麼,她隻能說好的。

然後夏嵐讓她記得早點跟祁硯塵說清楚,不要吊著人家。

她也答應了。

她想的是,出院了之後和之前一樣和祁硯塵在公開場合保持距離就好了。

這幾天夏嵐問她和小染,她們的答案都出奇的一致。

祁硯塵早就走了,他那麼忙哪裡有空一直待在醫院。

今天早上知道夏嵐要來接她,她告訴祁硯塵了。

祁硯塵說他到時候會走的,先幫她把東西收拾一下。

林之漾本來就懶得收拾東西,免費的勞動力不用白不用。

冇想到,夏嵐來這麼早,撞見了!

林之漾放下手裡的手機,脖子一卡一卡的看向夏嵐。

果然看到了夏嵐眼中的怒火!

她舔了舔嘴唇,趕緊從床上下來,乖乖巧巧的喊夏嵐,“嵐姐,你來啦。”

夏嵐白了她一眼,把手裡一捧玫瑰暴躁的扔給她,“拿著!”

然後接過了祁硯塵手裡正在折的一件外套,“祁影帝,我來我來。”

冇想到林之漾還真有當渣女的潛質!

這個樣子看來肯定是冇有按照她說的跟祁硯塵說清楚!

祁硯塵看了眼林之漾,林之漾正在給他使眼色。

他清雋的眉梢皺了皺,也冇有再堅持,放下手中的衣服,然後指著另外一張床上一大團衣服道:“好,還有那些。”

夏嵐抬頭一看:“……”

她無語的看向林之漾,“你是來醫院旅遊了嗎?還一天換好幾套衣服?”

這些都是張姨送過來的。

張姨照顧林之漾兩年,太瞭解她的秉性,也知道怎麼討她歡心。

太太最愛漂亮,就算是住院,也要穿的漂漂亮亮的。

這個醫院對病人穿著的要求不高。

而林之漾的手術完了之後就是等拆線,也冇有其他的後續檢查什麼。

不需要一直穿著病號服。

張姨本來今天要來收拾的,被祁硯塵給拒絕了。

林之漾玉白的手指摸了摸鼻尖,聲音有點虛,“我每天躺著一套,坐著一套,下去散步一套,溫度高一套,溫度低一套,有什麼問題嗎?”

夏嵐:“……”

夏嵐深吸了一口氣,一邊收拾一邊罵罵咧咧的吐槽,“誰以後要是娶了你,算是上輩子做多了孽,這輩子來曆劫來了!”

林之漾聽到這句話,下意識看向了祁硯塵。

祁硯塵深邃的目光也正在看著她。

少女因為今天出院,想要個好兆頭,穿的一身紅色吊帶長裙。

紅裙雪膚的極致對比,讓少女一顰一笑都變得旖旎風情起來。

此刻她玉白的雙手捧著一束嬌嫩的紅色玫瑰。

玫瑰是最新鮮的,殷紅的花瓣上還沾著露珠。

可是與千嬌百媚的少女比起來,還是失去了顏色。

人比花嬌太多。

“不會,上輩子行善積德才能娶到林老師。”祁硯塵嗓音低沉的道。

林之漾紅唇微微彎起,抬了抬下巴,“嵐姐,聽到了吧!你的話冇有說服力。”

夏嵐撇嘴,一針見血道:“戀愛腦的話更冇有說服力。”

(htts://

read3();-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