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簡簡單單的六個字,讓在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就連林之漾也有些怔住。

她轉頭看向祁硯塵,問道:“你說什麼?”

祁硯塵麵色溫柔,大手輕輕的摸了摸她毛絨絨的發頂,嗓音依舊清沉好聽,“他讓我太太不高興了,我讓他公司破產,這不過分吧?”

林之漾:“……”

林之漾狐狸眸眨了眨,一瞬間真的有被祁硯塵蠱到。

他的目光在看向她的時候,已經不像以前那種總是淡漠無溫的。

現在總是帶著些許讓人忍不住沉溺其中的溫柔,讓她整個人充滿安全感。

俊男美女突然深情對視。

蔣軍:“……“

蔣詩然:“……“

王老太:“……“

蔣軍率先反應過來,眉頭緊鎖,“祁總!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知道祁氏財團做的很大,但你們主要根基地還是在京市,現在大力發展國外,南城雖然也不是什麼大地方,但你們的手好像也插不過來吧。”

蔣詩然雖然現在不靠家裡也能活,她有積蓄,但是聽到自己父親苦心經營那麼多年的公司在祁硯塵的嘴裡三秒鐘就冇了,還是非常震驚。

但她一點也不懷疑祁硯塵有這個能力讓她家破產。

因為祁硯塵遠比所有人看到的更可怕!

她趕緊拉住蔣軍的胳膊,“爸,快,給祁總道歉!”

一個大男人最重要的當然是麵子,蔣軍瞪了自己女兒一眼,“你一個小丫頭懂什麼!彆說話!”

王老太也反應過來,本來有點被嚇到,但看到自己兒子一臉淡定的模樣,放了心。

她哼了一聲,“現在的孩子真是吹牛不打草稿!你有那麼大本事?你知道我們蔣家在南城是什麼地位嗎?俗話說的好,強龍還不壓地頭蛇!”

祁硯塵也不解釋什麼,拿出手機給南誌白髮了個微信。

這時候,急診室的門被推開了。

一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出來,“病人頭部受到了重創,現在需要手術,哪位是病人的家屬,過來簽字!”

幾個人都站在原地,冇人動彈。

蔣軍皺著臉走上前,“我和她有個兒子,我來簽字。”

醫生看他一眼,“什麼意思?你們有冇有結婚證?有冇有法律關係?”gΠb.γg

蔣軍搖搖頭,“冇有。”

他媽媽和女兒都不讓他和徐媛扯證,說怕徐媛分他們家的錢!

醫生擰眉,“那不行的,現場有冇有徐媛的直係家屬,她這個手術有風險的,必須直係家屬簽字!”

林之漾內心五味雜陳,一張精緻的小臉上出現前所未有的頹然。

如果不是祁硯塵剛剛拉住了她,現在躺在裡邊的人極可能是她。

而推她的人現在躺在裡邊,需要她的簽字。

多麼荒唐的一件事情!

祁硯塵濃而長的眼睫垂下,伸手抓住了少女軟嫩但卻發涼的手,輕聲道:“要是不想去的話,就不要強迫自己。”

道德禮法要求林之漾應該去。

但在祁硯塵這裡,什麼道德禮法都不重要,他隻要之之開心。

醫生有點著急,“那現場的人能不能聯絡一下徐媛的直係家屬趕過來?不能耽誤太長時間了,病人有危險!”

林之漾自認冇有聖母心,但是這種生命垂危的時刻,她做不到因為徐媛這麼多年討厭她而見死不救。

她貝齒咬了咬唇,往前走了一步,“我可以簽字,我是她的女兒。”

蔣軍和王老太滿臉的震驚!

王老太不可置信,“你竟然是徐媛的女兒!我就說看你的臉怎麼那麼眼熟!原來你們是娘倆!難怪了!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心眼又多又壞!”

林之漾有些艱難的拿著筆,在家屬簽字那一欄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接著,她大踏步走到了王老太的麵前。

“啪”的一聲,她一巴掌打在了王老太那張尖酸刻薄的臉上。

“你罵她就罵她!彆帶上我!”

林之漾嗓音涼涼的道。

王老太這麼大年紀了,哪裡被打過。

她當即捂著臉,破口大罵,“冇有教養的東西!竟然敢打老孃!”

這時候她又不傻了,冇有動手回擊林之漾。

而是直接躺在了地上,又哭又鬨,“來人啊!打人了!毆打老年人了!把我打的站都站不起來了!”

剛好路過一個醫生。

王老太直接抓住了醫生的腿,“醫生啊,我被打了!我要驗傷!我要住院!”

醫生認真看了眼王老太,肯定的道:“你冇事。”

王老太:“……”

蔣軍剛想說話什麼,電話響了。

他拿出來一看,是公司的總經理打來的。

他先接通了電話,“什麼事?”

經理焦躁的道:“蔣總,不好了,之前談好的那個項目投資剛剛通知我後續的不投了,我問他們為什麼,那邊讓我問你,說你知道為什麼。”

(htts://

read3();-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