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33章早點把她還給我

聶至森很自然的想從傅宴時的手中把許清歡的行李接過來。

他這邊拿,傅宴時那邊冇鬆手。

兩個人就這麼僵持著。

晚風拂過,吹動了傅宴時那細碎的髮絲,他笑笑,“送我妻子,不辛苦。”

“......”

許清歡怕兩個人再動手打起來,於是趕緊道,“至森哥,快把東西送上去吧,我收拾了好半天,已經很累了。”

“好。”聶至森挑了下眉,勝利的一笑,轉身和許清歡一起走了進去。

獨留傅宴時一個人,還站在原地,久久冇有動。

半晌,他回到車上,拿出煙盒打火機,點燃,吸了幾口,目光定在了傅佳佳住處的樓層。

他自虐似的等在這裡,想看看聶至森今晚會不會留宿!

一根香菸快要吸完,菸灰落在了他的手背,猩紅的火點灼到了皮膚,可他就像是感受不到痛一樣,視線冇有晃動半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冇有人走出來。

傅宴時感覺自己的太陽穴正在突突地跳著,血液也在翻湧滾沸,在四肢百骸中逆行倒流!

他還是接受不了許清歡喜歡上彆人的事實,接受不了她即將屬於另一個男人的事實。

傅宴時用手將煙掐滅,感受那種灼燒的刺痛,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可冇用。

終於,他起身走下車子,邁開長腿朝著小區單元門走去。

剛進去冇走幾步,他就聽到了上麵有似乎是許清歡的聲音。

“嗯......為了他我什麼都可以......以後我隻要他陪著我就行了......”

傅宴時的全身猛地一僵,像是被潑了一盆冰水,徹骨的冷,冷透。

她口中的他,是指聶至森嗎?

她居然喜歡聶至森,喜歡到這個地步!

事到如今,傅宴時都不願意用愛來形容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他隻覺得他們充其量是喜歡而已。

身體像是被凍結了一般,痛的無法呼吸。

傅宴時用手撫住自己的心臟處,那密密麻麻的痛意快要讓他不能呼吸。

驀地,腳步聲自頭頂傳來。

很快聶至森的聲音也進了耳朵裡。

“你還冇走?”

傅宴時抬眼看他,眸中有恨意,也有嫉妒。

是,他傅宴時也有嫉妒彆人的這一天。

但與他不同的是,聶至森的臉上更多的是驚慌。

他不知道剛纔傅宴時都聽了什麼,聽到了多少......

“傅總,趴牆角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冇離婚前,她還是我的妻子。”

“那倒是。”聶至森笑笑,攤了攤雙手,“所以我這不是出來了嗎,冇有和她住在一起!放心,你能尊重她,我也一樣可以,你能給她的,我也可以。”

意識到他應該是冇聽到剛纔他們談論關於孩子的事情,聶至森就放鬆了許多,“不過還是要謝謝你,以前對她的照顧。”

“聶至森,如果你對她不好的話——”

“這麼辛苦搶來的,我不會有對她不好這個可能。”聶至森直接打斷他的話,“明天,記得早點把她還給我。”

說完,聶至森越過他,徑直離開,試圖把他給引走。

他不敢在這裡多做停留,因為怕萬一傅宴時再聽到點什麼不該聽到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