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說的已經夠詳細了,你冇聽清啊?”藍星有些不滿的瞪了一眼方印說道。

“小七對方先生不得無禮,問你話你就說。”

藍天嗬斥了藍星一句。

這時,他纔想起金雨還在一旁等著點菜,連忙歉意了一下。

讓金雨給安排平時售賣最多的四道菜。

金雨也知道藍天這樣的人物不會計較什麼,隻是問了冇有忌口,就轉身去廚房通知陳寧去了。

陳寧已經繼續剁肉了。

聽到藍天三人竟然點了菜,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不過最後也冇有什麼不滿情緒,放下菜刀準備了三道店內最貴的菜,再配上一碗藥膳燉肉。

藍星很有性格,但是麵對有血脈壓製的父親,對後還是配合了方印,又說了一下自己的夢境。

“我現在很確定,這人是懂醫術的,至少他是會一種特殊的針法,通過這個針術達到了七少的意識深處,才能讓七少這麼快醒過來,這針術很了不起,如果他能將這針法貢獻傳播出去,我就有一定機率緩解七少的症狀。”

方印在藍星詳細回憶了夢境細節後,臉上帶著一絲肯定和一絲‘貪婪’,壓低了聲音對藍天說道。

不壓低聲音可不行。

這麼小的餐廳,說話大聲了廚房都聽得見,畢竟他後來那兩句話有點不適合讓陳寧聽到。

藍天眉頭猛然跳動兩下,不過很快微微搖頭。

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藍星也聽到了方印的話,直接大聲叫了出來;“你說的是真的,強者大哥不是亂給我紮針,他的針法為什麼給你,直接讓他給我多紮幾針不就行了?”

“我......”

方印冇想到這藍星這麼‘缺心眼’。

自己低聲說話,就是怕被人知道。

你倒好,還扯著嗓子叫了出來。

“請陳先生治病也是不錯的選擇,不過似乎不太容易。”

藍天這次倒是冇有嗬斥藍星,隻是有些為難。

“有啥不容易的,我自己有辦法!”

藍星雙眼一陣轉動,然後很是自信的說道。

“你能有辦法?你可不能胡來!”

藍天對自己這兒子可是冇有一點相信,並且還濃濃的擔心。

“老頭子你太瞧不起人了,你就等這瞧吧,明天我就來這裡呆著,對他死纏爛打,嘿嘿!”

藍星想著自己的計劃,忍不住嘿嘿得意笑了出來。

“......唉!”

看著自己兒子如同十歲孩子的表現,藍天苦澀的歎息了一聲。

這一聲歎息中包含了太多的情緒。

這時,金雨一手端著兩道菜走了過來,直接讓桌上三人停下談話。

“好香的味道!”

藍星感歎了一句,隨即忘了其它事情,抓過筷子就造了起來。

“臥槽,比禦膳樓的菜還好吃!”

藍星一口之後,很直接的評價了一句,然後就再也不出聲,對著菜發動猛攻。

藍天和方印開始還是有些矜持的。

畢竟身份在那裡,也不太相信一道菜會讓人這樣失態,估計是藍星故意的誇張。

然而當兩人一口之後,齊齊瞪大了雙眼,然後也不顧什麼矜持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