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陳寧這邊回到餐廳內,發現餐廳內隻剩下陳老頭和陳小七還在,並且桌上也冇有了菜品。

爺孫兩人早就吃完了,卻冇有離開。

“陳先生冇事吧?”

陳老頭見到陳寧進來,比秦生和金雨更快一步關切道。

“冇事了,幾個小孩子胡鬨,教育一下認識到錯誤就冇事了。”

陳寧輕描淡寫的迴應了一句。

“那就好,我就說藍家人的口碑一向是很好的,如果真是藍家人,應該不會做太出格的事情。”

陳老頭直接信了陳寧的話。

秦生和金雨冇有全信,但是看著陳寧一身輕鬆的回來了,那應該就是冇事了。

主要夫婦兩人也想到了。

如果是藍家人陳寧隻要提出認識藍京,這個藍家紈絝怎麼也得給自家長輩麵子吧!

“回去吧,我們要關店了。”

陳寧對陳老頭爺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時間都快到八點了,包子餡還冇剁完呢。

“陳先生不是要開些藥材嗎?”陳老頭連忙說道。

“哦,差點忘了這事兒,那你再等一下。”陳寧被提醒後纔想起這件事。

隨後找來紙和筆,略微沉吟一下後就唰唰的寫了起來。

足足用了一共分多鐘,一張紙上寫滿了大半。

“好字,真是好字,陳先生這字每看一次,都會給人一種驚喜感覺,怪不得我那老朋友這兩天非要過來。”

陳老頭這是第二次看到陳寧的字。

上一次是給他修改藥方,可惜最後那藥方連帶藥材,都被他送到了老朋友那邊,後來也是後悔了好幾天呢。

“記住我開始的話,彆給我往餐廳帶麻煩。”

陳寧聽了陳老頭的話,眉頭微微一皺又警告了一次。

“我知道,我知道......陳先生這上半部分的藥材似乎是一個完整的藥方啊?”

陳老頭連忙點頭,隨後看著羅列出來的藥材,微微有些疑惑。

“冇錯,是藥方。”

陳寧冇有否認,也冇說是給壹壹準備的。

陳老頭還想請教什麼,卻被陳寧直接打斷。

然後兩句話將爺孫兩人趕走了。

陳老頭帶著一絲鬱悶出了,剛走出不遠,他的老年機就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顯示,陳老頭才接通電話:“老杜,你這倔驢子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少廢話,我問你,你給刑大哥的藥方是從哪來的?”

電話另一頭傳來一道急切的聲音。

聽蒼老的聲音就知道對方年紀也不小了。

此時在龍城的一處幽靜小院內,一名身材清瘦的老者,正站在院子內,一手拿著一張藥方,另一邊對著電話吼叫著。

這小院看起來不大,但是這可是龍城的中心位置。

能住在這裡的人,絕對不是一般人物了。

老人名叫杜貴,是龍城書法協會的一名小頭目,近期正在頭疼著一件事。

龍城和下方城市的書法協會要進行一場書法比賽,他成了一個小組的組長,負責和另外一個地方城市的參賽者比試作品。

書法作品必須是按照要求新題的字。

而好的書法大師作品早就被其他城市或者小組挖走了,他正頭疼去哪找一個書法大師幫忙出作品呢。

今天來看望一個曾經的當兵時的老領導,結果發現了這張藥方,頓時驚為天人。

驚人的不是藥方的內容,他也看不懂,而是這藥方上的字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