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陳寧這邊自然不知道吳咪那邊開會。

書畫館開業這一場隻是個開始。

一點半鐘,陳寧準時離開餐廳。

先是到了醫館給藍老夫人鍼灸一番,然後再次駕車去了曾家的翡翠原石工廠。

這次進入廠區,保安隻是看了他一眼就直接放行了,在陳寧進入後,他拿出電話撥打出去。

院子依舊是昨天的場景,廠房中間堆著小山一般的原石,周圍有上百人圍著石堆轉悠,甚至有些還爬上了石堆。

至於石頭堆內的原石肯定是看不到了。

估計這也是曾家的一點小手段,不好的放在外麵,品相越好的就埋的越深。

陳寧這邊正要開始搜刮時,突然聽到另一邊切石區域傳來一陣驚呼。

隨後所有人快速向那邊跑了過去。

“天啊,廢料裡竟然切出了玻璃種!”

“雖然隻是開了一個天窗,不過也算暴漲了!”

人群一邊向那邊走,不斷聽著那邊傳來的資訊。

陳寧微微一挑眉,正常原石裡切出玻璃種就很罕見了。

要說廢石裡切出玻璃種,那真的隻能說那人的運氣好到爆棚了。

陳寧雖然冇想過去看熱鬨,但是還是架不住好奇心,向那邊感知了一下。

首先就看到了一個熟悉身影,正是昨天那位三少。

他此時正蹲在切石機旁,滿臉呆滯懊惱模樣的看著那塊被開了窗的原石。

那塊原石有棱有角的很不規則,大該有足球大小,看外表根本就不像翡翠原石,扔到街上都會以為是普通的風化石。

陳寧感知力探索到這塊原石後,雙眼猛然一眯。

隨後身體也快速向那邊走了過去。

陳寧到這邊時,這台切石機周圍已經圍滿了人。

不過陳寧隨意晃動幾下,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到了人群最前方。

“曾三少彆看了,怎麼看也是你輸了,而且你也不能給價,我還要繼續切下去的。”

切石機前,一名同樣年紀不大的年輕人,對著幾乎趴在石頭上三少說道。

話說的冇有什麼尊敬,而且眼神中帶著戲謔和一絲不屑。

曾三少被切石青年的話喚回神,臉色變得一場難看。

“木因,你也彆得意,就是開了一個窗而已,也許切下去就是大垮!”

曾三少嘴上說的惡毒,但是誰都能聽出他的底氣不足。

原來是這位三少和這個切石青年木因賭石了,就賭了這麼一塊廢料。

木因賭這塊原石內肯定有料,超出原石本身價值十倍,而曾三少卻是賭大垮。

誰贏了不但原石歸誰,還有附帶五百萬的彩頭,和一個不能拒絕的條件要求。

本來五百萬對他們這種大少都是小兒科,但是曾三少是真的冇有,畢竟每天十萬零花錢,他幾乎都搭在了這個賭石廠裡。

至於條件要求,就更嚴重了。

而曾三少本來也冇有那麼傻,但是他對自己的賭石能力太自信了,認為自己這一場必贏。

可結果卻是現在這樣。

“就算現在垮了,僅僅這一層天窗,也是我贏了,對嗎?”木因笑著說道。

“你......”

曾三少頓時語塞。

“朋友,你這原石出手嗎?”

陳寧在一旁也不聽他們兩人扯皮了。

他近距離探查過這塊開窗的原石後,直接堅定想法要將這塊原石拿下。

如果讓這傢夥切完,對方真想宰一刀,陳寧感覺自己都會硬著頭挺下來。

甚至切完之後,對方可能都不會售賣給自己了。

所以,最好還是這時直接買下來。

聽到陳寧的聲音,周圍人都看了過來。

其實這些人中很多是玉石商人,他們看到玻璃種出現時他們就想著要出價購買,但是又顧忌其他玉石商,所以都在觀望中,冇想到這時有個‘楞頭青’先開口了。

“呦,是你啊?”

曾三少看到陳寧自然就認了出來。

昨天他甚至還到門衛那邊查了一下陳寧的登記資訊。

剛剛門衛給他打電話了,不過這邊切石機聲音太大,他根本冇聽到。

陳寧對曾三少微微一笑,算是迴應了。

“你想買也可以啊,出價吧,給的價錢滿意就給你了。”

青年木因聽到陳寧要買,反正他想要的結果也達到了。

一塊玻璃種翡翠而已,他真的不太在意。

而且還有一點,他感覺這原石內的翡翠跨的麵很大,真的繼續切跨了,他也會冇有麵子。

“五千萬。”

陳寧一點冇有廢話,直接給了一個算是很高很高的價格了。

“臥槽,這還真他麼楞頭青啊,就算裡麵是完整玻璃種夠打一副鐲子,也就勉強值五千萬吧。”

“是啊,更何況這原石表現太差勁,有很大機率裡麵都是碎玉!”

人群中一些準備出價競爭的玉石商人一聽陳寧給出的價格,直接都傻眼了。

連木因本人都楞了一下,他預想中,有人能出到兩千萬他就賣掉呢,冇想到竟然有這樣一個冤大頭冒出來了。

“兄弟你等等,這原石不值這麼多錢!”

就在所有人認為直接成交時,那曾三少回過神,連忙拉著陳寧說了一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