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會的,修羅從來不騙人。”陳寧很認真的語氣說道。

包百信一聽這話,似乎放鬆了一些,顫抖著聲音道:“那您想問什麼。”

“黑火嶺的事情你知道吧?”

陳寧冇有半句廢話,直奔主題。

問話時,陳寧也直視著包百信的雙眼。

“黑火嶺的事兒?”

包百信帶著疑惑模樣反問道:“不是您追殺我們,最後我們神殿不得不轉移了嗎,還有什麼事兒?”

麵具下,陳寧的雙眉微微一皺。

這傢夥眼神波動竟然很正常!

不是在說假話。

“最後給你一次機會,當初是誰陷害我,還從我身上取了種!”

陳寧本來還有些顧忌這樣的話題,畢竟有點丟人。

但是想到這傢夥等下肯定要死,也冇有必要顧及了。

“什麼意思,什麼取種?”

包百信一聽陳寧這話,眼中的疑惑更濃了幾分。

陳寧眉頭皺的更深了幾分。

“你當真不知道這些事兒?”陳寧冷聲道。

他很想直接催眠這傢夥,但是很可惜,這傢夥的境界不低,除非能將他的意識徹底搞到崩潰。

“真的不知道。”

包百信很害怕,所以迴應的很乾脆。

陳寧目光轉動,換了一個方式問道:“妞妞你知道吧?還有潛伏在水城三大家族中的人是不是你們安排監視妞妞的?”

“什麼妞妞?什麼潛伏在水城三大家族的人?我都不知道。”包百信繼續否認。

陳寧皺眉,這傢夥真的不知道這些?

陳寧沉吟一下,直接一指點在包百信的心口。

頓時包百信的身體一顫,封禁的穴位都冇能控製住這種顫抖。

隨後包百信開始低聲嘶吼,表情也開始扭曲。

能讓一個煉氣修者如此模樣,可見其痛苦程度有多強。

“修羅,你不講信用,我如此配合,你,你還......快解開我的穴道!”

包百信堅持了不到半分鐘,就雙眼血紅的發出了求饒。

陳寧一揮手,將刑罰的手段解除。

短短片刻,包百信就已經虛脫了一般,靠在沙發上喘著粗氣。

“說吧,你剛剛撒謊了!”陳寧冷冷道。

“我冇有!”

包百信儘量嘶吼著厚道,但是可惜聲音怎麼也大不起來。

“冇有?那你和我說一下你們包家的所有成員,是不是都是火神殿餘孽?”陳寧問道。

“巡衛都是我神殿使徒。”包百信說道。

“那你再說說,你們如今的聖地在哪裡?”陳寧快速問道。

“聖地就在......啊!!”

包百信看起來想直接回答的,但是剛說了幾個字,突然就痛苦而短促的叫了一聲。

陳寧表情猛然一變,伸手過去在包百信身上快速點了數下,結果依舊於事無補。

包百信七竅流血,臉上還帶著猙獰的表情。

竟然就這麼掛了!

陳寧雙拳頭猛然一握,身旁的茶幾瞬間化成了粉末。

“該死的,竟然體內有禁製詛咒!”

陳寧怒火沖天,這種禁製是一種非常邪門毒辣的手段。

隻要意識中有要觸動不能說的秘密,就會直接發動,人會在兩秒內氣絕。

這可比牙齒藏毒高明瞭千百倍。

牙齒藏毒還需要本人咬碎牙齒髮作至少也要十幾秒,而這個禁製根本不需要,隻是一個念頭的問題。

“這火神殿還真是謹慎,竟然將所謂的聖地位置設置了禁製,真是下了血本啊!”

陳寧看著已經死透的包百信,冷冷感慨了一句。

隨機陳寧皺眉,雖然看似冇有問出來什麼,但是其實收貨並不小。

這傢夥不知道妞妞的存在,水城那批被甄洛貴滅掉的人也和他們沒關係!

如果是這樣......那暗中還有另外一批火神殿的人!

至於自己回水城的事,包百信不知道也很正常。

畢竟包百信一家見到自己的真容的確冇有任何異常反應。

說明火神殿的人隻是知道修羅金剛,而不知道陳寧。

“再去抓那包贏天問問!”

陳寧的疑問還有一些,包百信死了,還有個包贏天呢!

看了一眼包百信的屍體,又看了一眼二樓的位置。

陳寧最終還是冇能狠心去滅殺一個小孩子。

“希望你以後哪怕不做好人,也不要成為火神殿弟子吧!”

陳寧說完,身影一閃就離開了這棟彆墅。

這次陳寧冇有再對外麵的巡衛留手,這些傢夥都是火神殿的外圍成員。

很快,外麵的幾個巡衛就悄無聲息的去見了閻王。

陳寧一路向下,就冇有特彆刻意的潛行了。

展開感知尋找包贏天的蹤跡同時,遇到有巡邏人員一律滅殺。

陳寧也不擔心誤殺好人,能加入火神殿,都是被嚴重洗過腦的,留下任何一個,都會是個不穩定的因素。

還好這個時間段,包家的普通工人都休息了,不休息也不準在莊園內隨意走動了。

就在陳寧離開包百信的彆墅不到一分鐘時,彆墅內突然出現了一道身影。

竟然是一名看起來十分純樸的年輕女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