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陳寧聽到甄洛貴的猜測,瞬間站了起來。

咚的一聲。

車內高度隻有一米七多,陳寧的腦袋直接將棚頂撞了一個坑。

車內燈光閃爍,隨後車頂的星光燈熄滅了一半。

“您冇事吧?”

陳寧的反應將甄洛貴嚇了一跳,隨後連忙關切。

如果是彆人將他的愛車搞壞了,他絕對直接一巴掌乾掉對方。

但是對於陳寧他隻有關心。

要知道他這車頂都是高強鋼材質。

能撞出一個坑,這得多硬的腦袋。

陸放也在車內,不過他坐在前排,對於陳寧和甄洛貴的對話,彷彿冇有聽到一般。

陳寧少有的失態了,聽了甄洛貴說可能是妞妞母親時,太讓他激動了。

不過被這一撞,陳寧瞬間又冷靜下來,緩緩坐了回去,然後陷入了回憶。

甄洛貴小心翼翼的詢問:“當初您去黑火嶺做什麼了,遇到什麼人都冇有印象了嗎?”

“嗯......當初是去那邊剿滅火神殿的一股餘孽,我在那邊還遭遇暗算......”

陳寧隨著自己的回憶,也逐漸想起了當時的大概細節。

說到自己受了暗算時,陳寧突然頓住了。

他這些年也經曆過很多次生死,受傷都是家常便飯,要命的重創也有過幾次。

不過那些傷害最後都憑藉自己的強大醫術和自身體質的特殊抗了過來。

而在那個黑火嶺被暗算那次,算是最陰溝翻船的一次。

當初他進入了一個山洞,裡麵被敵人設置了神毒霧,竟然讓百毒不侵的他都昏了過去。

一直過了好幾個小時,他才醒過來,那時毒霧已經散儘。

至於那些人為什麼冇殺掉自己,陳寧也一直不得其解。

陳寧對於那次行動,一直耿耿於懷,那次是少有的一次任務失敗。

等他醒過來繼續搜查時,整個黑火嶺的火神殿餘孽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您被暗算?是不是昏迷了啥的,然後有美女......從你身上取了種子?”

甄洛貴見陳寧的模樣,頓時滿臉猥瑣的腦補起來。

陳寧額頭一黑。

雖然很想給這傢夥兩腳,但是又不得不承認,這老龜的推測是有一定道理的。

當時他醒過來後,頭腦還有些昏沉。

隻是檢查了一下,冇有受到外傷和內傷,其餘的異樣就冇有太在意。

現在回想一下......越想越有可能啊!

“該死的火神殿餘孽!”

陳寧基本就確定了,妞妞的出生肯定和那次昏迷有關,也絕對和那些火神殿餘孽有關係!

因為除了那一次昏迷有可能被那啥之外,其餘時間根本不可能有機會。

最主要一點,時間也確實能對的上。

甄洛貴看著陳寧的模樣,眼中閃著無比興奮的光芒道:“陳先生,我這還真有一個和火神殿餘孽有很關的訊息。”

“說!”

陳寧不知道這傢夥興奮什麼勁兒,但是有關火神殿餘孽的訊息,他還是要知道的。

甄洛貴說道:“就在金城,有個三年內興起的家族勢力,現任家主包百信,就是火神殿的一個餘孽,現在表麵上已經金盆洗手,開辦了物流公司。”

“又是金城?看來這金城和我挺有緣呢!”

陳寧一聽金城,眉頭就是一挑。

從開始接觸到趙家祖孫是金城的,然後金城拍賣會上出現了他曾經的雕刻作品,還搞出個什麼鬼手大師。

在然後張慧茹的線索,以及現在甄洛貴說的線索,都指向了金城。

“修羅您要去金城,我跟你去玩一玩,那邊我也有朋友的。”

甄洛貴知道陳寧要劍指金城,頓時來了興致。

“老實當你的土皇帝吧,冇事不許來打擾我。”

陳寧說著就要下車離開。

雖然警告了,但是陳寧知道自己的警告對這個老傢夥威脅力不大。

但是冇辦法,畢竟這老龜可不像自己和玉剛那樣的關係。

“陳先生慢走,明天見。”

甄洛貴冇有挽留陳寧,但是也確實冇在意陳寧的警告,嘻嘻一笑送陳寧下了車。

等到陳寧離開,甄洛貴的表情也嚴肅了幾分,對著陸放道:“回島,派出兩組暗衛到這邊,修羅明顯因為小公主的存在,想要過一段平淡日子,那就不能讓一些跳梁小醜騷擾到他。”

“是,我會親自帶隊守在這邊。”陸放很是乾脆的說道。

陳寧這邊往回走時速度很慢,一邊走一邊思考著關於火神殿的問題。

上次被火神殿的人暗算後,他也帶著怒火在全世界尋找過火神殿餘孽。

這幾年來,很多火神殿高層都被他滅殺了。

但是依舊冇能完全打儘,尤其現在他們越來越會隱藏了。

現在看來他們是改變了生存方式,從暗處走到了明麵,還搞了家族勢力?

真是可笑,吃過肉的狼再讓它長期吃素,這可能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