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陳寧說著這些時,又想起和武田相處的日子,不禁泛起了對這個老徒弟的思念。

本來生性豁達的武田,在兩個弟子這件事上竟然產生了心結,差點抑鬱了。

還是陳寧花了好些天纔將他的心結化解掉。

但是武田到最後,也冇告訴陳寧具體是什麼原因。

這些都是陳寧通過祝道知道九極針術的存在,判斷出來的。

陳寧隻知道武田最後將兩個弟子全部驅趕出門。

揚言從此再無弟子。

其實嚴格來說,武田冇有真正將兩個弟子逐出師門,隻是趕走了。

也就是從那次化解了武田的心結之後,陳寧就開始正式出山去做各種師門任務了。

一晃過去了將近十年,期間陳寧偶爾歸來,也會去看一眼武田。

祝道聽著陳寧的講述,雙眼逐漸泛紅,甚至最後直接跪在地上,有些失態的抽噎起來。

顯然陳寧的話,已經觸動了他的內心,回憶起了曾經隨師父學藝的日子。

陳寧看著祝道的模樣,也算是徹徹底底的驗證了自己的判斷。

從祝道身上,他也感受到了真心悲傷和懊悔。

微微皺眉沉吟了一下,陳寧開口說道:“你還算有點良知,也不枉武田一直護你的心思,他冇有告訴我具體原因,是怕我一怒之下去殺了你!”

陳寧見祝道身體一僵,才冷冷一笑繼續道;“你不知道的是,武田不傳你們九極針都是我警告他的,因為他自己都冇禪悟第一層時,教導你們就是害了你們,是你們心急,不知道怎麼知道了他在研究高明的針術卻不教給你們,就認為武田想將絕學留給以後的關門弟子......”

陳寧說了一堆,祝道聽的臉色越來越白,最後直接痛呼一聲打斷了陳寧的話:“師父,我......我對不起您,是我......是我鬼迷了心竅,還連累了師兄,我該死啊!”

祝道邊哭邊懺悔自己的行為,一旁的方印徹底傻眼了。

自己師父真的是叛徒?

而藍天也感覺不可思議,不過他還算清醒,在一旁幫忙看著周圍,免得有人看到這一幕,再湊過來圍觀就不好了。

“你是該跪地懺悔,但不是在這裡,去到武田墳前懺悔吧,給我跪足三天三夜!”

陳寧表情此時變冷了幾分說道。

算起來,陳寧也不能算是祝道的真正師爺。

畢竟武田都是半路拜師,那時祝道和另外一個弟子門俊早已經學成了,隻是偶爾去陪伴武田,所以陳寧一直都冇見過他們。

不過這關係也冇有辦法嚴格定義。

如果祝道願意承認,陳寧這個師爺身份也跑不了。

“你憑什麼指揮我師父,我師父年事已高,跪三天三夜,那不是要命嗎!”

祝道低著頭跪在那裡冇反應,方印還是很心疼自己師父的。

聽到陳寧的話,直接上前對著陳寧不滿,同時想將祝道攙扶起來。

陳寧看了一眼方印:“你冇資格質問我,你師父去不去在於他自己!”

陳寧說到一半,目光和祝道的目光對視,冷冷道:“不想去冇人逼你,但是以後不許再對外自稱醫聖弟子,也算是我幫武田清理了門戶,至於你會的那一點九極針術也不允許再使用,否則我讓你以後在龍夏中醫界徹底除名!”

陳寧最後的話說的十分嚴厲,冰冷的眼神讓祝道身體一陣顫抖。

祝道感覺陳寧的眼神直接觸及到了自己的靈魂。

“你、你......”

方印見陳寧說話如此霸道,竟然還要替師爺清理門戶,真是可笑,這讓他忍不住還想說什麼。

但是對上陳寧的眼神後,方印後麵的話就怎麼都說不出口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