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電梯內,彼此沉默。

最後,是陸澤先開的口:“怎麼自己配藥了?陸氏集團研發的避孕藥......”

喬熏自嘲:“都是避孕藥有什麼區彆?”

她看向他,很是風輕雲淡地問:“怎麼跟下來了?你不用陪伴你的情人嗎?......白筱筱看起來很需要你的陪伴!”

陸澤眸色深深。

他盯著她的臉,研判她的表情。

許久,他挪開目光對著鏡子整理了下領帶,又調整了下領針的位置。他的視線跟她在鏡中交彙,隨即他像是很不經意地問:“那你呢陸太太,你不需要我的陪伴嗎?”

喬熏冇有逃避他的目光。

她看著他的眼,語氣淡淡:“我有陸太太的名分就夠了!”

明顯,這話把陸澤惹毛了!

陸澤盯著她瞧了半晌,聲音冷冷的:“那我真該感謝陸太太的大度。”

......

他們不歡而散。

陸澤乘著電梯回去時,對著鏡子忍不住扯掉叫他欣喜了半天的領針和那副領帶......還不小心讓領針紮了手。

於是他心情就更差了!

秦秘書看著他麵色沉如水,猜出是在喬熏那兒碰了軟釘子,她可不敢招惹他!

白筱筱其實也挺有眼色的。

隻有白母自作聰明,她看陸澤回來,以為他更在意自家女兒。

於是她厚著臉皮說:“陸先生,其實您跟筱筱雖然冇有夫妻名分,但是許多事情我們筱筱......”

“媽!”白筱筱臉色漲紅。

她其實很清楚,陸澤對她冇有那種心思,他看她的表情都是淡淡的。

但他看陸太太,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白筱筱幾乎要哭出來!

白母不敢再說了,她小心翼翼地打量陸澤的臉色,陸澤正在火頭上呢,當下就不高興地對秦秘書說:“以後白家的款項,你收緊一些。”

白筱筱臉色蒼白。

最近兩年,因為陸澤的照顧,白家過得相當奢侈。

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如果陸澤真的收緊,他們白家的日子就難過多了,這時她又不禁想起了喬熏身上穿的衣裳,還有她手裡拎的包......她看過雜誌說是全球限量版要60多萬。

她心裡不平衡......

於是抖著嘴唇說:“陸先生,我媽她不是故意的。”

陸澤語氣冷淡:“我不希望再有下次!”說完他就帶著秦秘書離開了。

因為醫院給白筱筱用了一種新藥,他過來看看,不想碰見喬熏又惹出不痛快來。

陸澤離開,白母雙腿還在打顫。

白筱筱哭鬨:“媽,你為什麼惹她?你看陸先生都對我冷淡了!”

......

傍晚,陸澤開車回去。

黑色賓利停在彆墅院子裡。

熄了火,陸澤抽了一根香菸才下車,今天約莫是會議室空調開大了,他有些不舒服,應該是發燒了!

走進大廳,他問傭人:“太太呢!”

傭人接過他手中外套,很殷勤地回道:“太太下午就回來了,這會兒可能在睡午覺!”

睡午覺?

陸澤抬手看了下時間,輕嗤一聲。

他舉步上樓,身子總歸不爽利,不如從前輕快。

走到二樓,推開主臥室的門,

喬熏午睡醒了,正靠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看書,整個人看著懶懶的......於是陸澤就更不舒服了,看來醫院那場爭執她並不放在心上。

他解開兩顆襯衣釦子,朝著她走去。

喬熏抬眼看他。

陸澤很放鬆地靠在沙發另一側,頭微微向後仰,黑眸也閉起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