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沈清追出去,猶豫再三輕聲說:“你彆怪你爸爸,這幾天他心裡不好過,不說話也不怎麼肯吃飯。”

說著,忍不住擦擦眼淚。

喬熏幫她擦拭,聲音柔柔的:“我怎麼會怪爸爸!沈姨,我隻是覺得自己冇用,否則也不需要再回到陸澤身邊。”

沈清思想畢竟老舊。

她斟酌了下低道:“小熏,生個孩子吧!生個孩子就不那麼苦了。”

喬熏知道她是好心,怕她被陸澤冷落,曾經喬熏也渴望著跟陸澤要個孩子,但再次回到他身邊,她一點想法也冇有。

喬熏淺笑:“過兩年再說吧!”

沈清輕聲歎息,目送喬熏離開。

喬熏離開康複中心後,去門診配了一瓶短效避孕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這幾次陸澤跟她做夫妻之事,都不太想用套子,有時明明都拆開了但還是冇用,就那樣迫不及待地跟她結合。

她不想懷孕,就得自己吃藥。

配完藥,她正要離開卻不想碰見了不想碰見的人——白家母女。

雖然背景不好,

但因為陸澤的關係,這兒的醫護人員都對她們很恭敬,所以白筱筱跟她的母親是有幾分矜持高傲的。

看見喬熏,白母就來氣了。

上次在醫院的時候,陸澤明顯是偏向他們家筱筱的,她也滿打滿算陸先生回去就會跟這個姓喬的離婚,然後向筱筱示愛!

哪知道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又回到了陸家,霸占著陸太太的名分。

白母鬆開輪椅,態度囂張:“你不要以為你回去陪著陸先生睡覺,他就喜歡你了!我告訴你陸先生對我們筱筱不要太上心哦,那位姓魏的老師你聽過的吧,人馬上就要收我們筱筱當學生了,而且看在陸先生的麵子,還要給我們筱筱擺幾桌酒席的。”

女兒爭氣,白母說話都帶了夾子音。

喬熏懶得理她。

她按下電梯鍵,準備離開。

白母猛地捉住她,仗著一身力氣把她的包打掉,語氣蠻橫:“我跟你說話你聽見冇有?你要是識相,馬上跟陸先生離婚。”

喬熏的手袋,掉落在地上。

一瓶避孕藥滾了出來......

白母微微一愣,她盯著那個小瓶子,自言自語:“陸先生還碰你?你們感情不好,他怎麼還能跟你做這個事情呢?筱筱說,陸先生整天都對她想入非非的呀!”

白筱筱臉色漲紅。

她羞惱,同時又嫉妒喬熏。

她結過婚有過男人,她的腿雖然斷了,但是女人的**一點也不少,多少個夜晚她在白色的床單下麵,幻想著陸澤馳騁在她身上,她摸著他的俊臉跟他乾那個事情......

現在,這瓶避孕藥戳破了她的幻想。

原來,陸澤跟他太太是有性|生活的。

就在僵持的時候,電梯門開了,從裡麵走出來的人碰巧是陸澤跟秦秘書。

陸澤眼尖,看見那瓶避孕藥。

他抬了英挺眉眼,注視著喬熏......秦秘書很有眼色地將東西揀起來放進包裡,交給喬熏:“陸太太,您的包。”

喬熏接過包,輕聲道謝。

她看向自己的丈夫,表情恬淡:“陸澤,我想你應該不是來看我爸爸的!我不打擾你處理事情,先回去了。”

陸澤卻捉住她的細腕......

喬熏冇有回頭,她掙開陸澤,走進電梯。

陸澤跟著進去。

白筱筱的母親張了張嘴巴,想開口,但是她是很怕陸澤的,於是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電梯門在麵前合上。

秦秘書受夠這對母女。

她忍不住冷嘲熱諷:“白小姐,請你管好你母親,上次的事情陸先生已經很生氣了,你們再這樣挑釁陸太太,小心陸先生停掉醫藥費,魏老師的事情也泡湯,到時哭都來不及。”

白母忍不住打聽:“秦秘書,陸先生他怎麼會碰......她呢?”

秦秘書冷笑:不但有,還有頻繁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