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澤在起居室,坐了一下午。

暮色黃昏時,

他終於動了動身子,撥了個電話給秦秘書:“請張律師到彆墅一趟,替我草擬一份離婚協議。”

電話那頭,秦秘書愣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陸總,您的意思是離婚?”

陸澤直接掛了電話,那邊的秦秘書輕輕眨眼,終於確定上司的意思——

一時間,她心中歡喜。

她不由得想,陸總離婚,她秦瑜近水樓台也不是冇有機會。

她比白筱筱有優勢多了!

......

半小時後,秦秘書帶著張律師來到彆墅。

書房裡,氣氛非常壓抑。

傭人大概也察覺到了什麼,送上咖啡後就連忙下樓了,她認得張律師,心中猜測先生要跟太太離婚了。

咖啡香醇,卻無人喝。

陸澤站在落地窗前,夕陽餘暉將他的身影拉成一道孤寂的弧度,他輕聲說出他的意思,讓張律師草擬出協議書來。

他給喬熏的條件,不算優厚。

做了三年夫妻,他隻給了她一套120平米的公寓,另外加上200萬現金,陸家在市是數一數二的,這種待遇傳出去怕是遭人笑話。

但陸澤隻想給她這麼多!

他不無苛刻地想:喬熏得到自由、就不該貪圖太多,他們結婚時簽了協議的,他這樣待她已經仁至義儘。

可是,他內心仍是悶悶的。

陸澤自認為不是心軟的人,

但這次,他卻做了心軟的事,或許是因為喬熏趴在枕頭上哭,又或者是因為她紅著眼睛哀求他放過,又或者是看見她的日記本,看見她年少時對他的喜歡,讓他想起那會兒她總是“陸澤、陸澤”地叫他。

其實他們的婚姻,也冇有那麼糟糕。

除了感情,其他的他現在都願意給她,但喬熏都不要了。

她不喜歡他了!

陸澤微微仰頭,他眼眶莫名有些熱,他想應該是傭人將暖氣開得太足的原因。

身後,張律師將協議讀了一遍。

“陸總,就照這樣子嗎?”

陸澤沉默片刻,轉身緩緩走了過來,他拿起協議看了兩遍拿起筆簽字,隻是簽字時他握著筆半天未動。

簽字離了婚,他跟喬熏就不再是夫妻。

以後,冇人再用那樣的語調,小聲叫陸澤了!

陸澤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不是叫捨不得,但在這一刻他是真的有些遲疑也有些後悔......不該下這個決定的!

就這樣放過她,未免,太便宜她了!

秦秘書一直注視他。

她亦是女人,她怎麼會看不出陸澤對喬熏的那份特殊的情感,再不喜歡再憤恨,也是睡了三年的。她曾經無意中撞見,陸澤在休息室裡抱喬熏,明明距離年度股東會議隻剩下半小時了,但是男人卻將小妻子按在床尾,衣服也冇有脫淨,就那樣一手扣住她細腕,一手握著她細腰地弄......

她看見,陸澤一直盯著喬熏的小臉。

他的目光很專注。

後來開會,他心情很好很好......

想起那些,秦秘書心頭髮酸,輕聲提醒:“陸總?”

陸澤回神,他盯著那協議上的空白又看了幾秒,終於還是提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簽完字後,他讓秦秘書二人離開。

他在書房,獨自站了很久。

晚上,傭人在外麵敲門:“先生飯做好了,您下樓吃嗎?”

陸澤冇什麼胃口。

他換了套衣服出門,因為心情不好,所以讓司機開的車。

司機側身問:“陸總,咱們去哪?”

陸澤淡道:“去陸氏醫院。”

他現在去醫院,將離婚協議交給喬熏讓她簽字......等她簽好字進入離婚流程,他們就不再是夫妻,所有的恩與怨都一筆勾銷了。

司機看出他心情不好,一路上儘量少說話。半小時後,車停到了醫院的停車場。

陸澤是獨自上樓的,保鏢看見他過來輕喚一聲:“陸總。”

陸澤點了下頭,

走了幾步他又回頭問:“有人來過嗎?”

保鏢先是搖頭,隨即又像想起了什麼:“有家蛋糕店送來一個蛋糕,說是太太生日,一個朋友送的。”

陸澤以為是林蕭。

但當他走到病房門口,透過白色玻璃看見那蛋糕的樣子時,他就知道不是林蕭而是賀季棠......他親愛的賀師兄。

小小的8寸蛋糕,非常可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