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澤處理完公司的事情,已經是清早七點。

簡單收拾了下,便準備離開。

秦秘書注視著上司英挺的臉,心中多少有些失衡,同樣是熬了通宵,她臉色蠟黃補了幾次妝,但陸澤卻仍是英挺勃發。

正巧,會議室裡還有幾個高層。

秦秘書為了顯得跟陸澤親近,她特意靠近了些,用一種非常熟絡的語氣輕快地說:“陸總,您是先吃早餐還是先回家?我訂了您最愛吃的芙蓉酥。”

芙蓉酥......

陸澤並不愛吃甜食,唯一說過好吃的芙蓉酥其實是喬熏做的,但是秦秘書並不知道,她自作主張地以為是大麒麟閣的師傅做的,所以買了好幾次。

每次,陸澤都交給司機處理了。

現在秦秘書再提起這個,

陸澤倒是想起,喬熏似乎很久冇有做過點心給他吃了,從前他在書房辦公,喬熏每次做了新的點心都會第一時間端給他嚐嚐,她的小臉也總帶著期待。

其實,她是想他誇讚她的吧。

但他總是冷淡,吃一口就不再吃了!

喬熏的小臉就垮了......

......

陸澤出神,秦秘書忍不住催促:“陸總?”

陸澤回過神來,他看著秦秘書那張期待的臉,很淡地說了一聲:“可以下班了!”

這種拒絕,讓秦秘書下不來台。

陸澤不負責她的情緒。

他直接乘專屬電梯到了負二樓停車場,坐進車子裡時,明明身體很疲憊了需要休息,但他還是想去醫院去看看他的陸太太。

半小時不到,陸澤出現在陸氏醫院病房。

過道,安安靜靜。

喬熏的病房門冇有掩實,透過門縫,陸澤看見她正在打電話,聲音低低地透過門縫傳了出來。

“沈姨,我挺好的!”

“在外麵演出呢!嗯,酬勞挺高......您放心......陸澤他冇有為難我!”

......

又跟沈清說了幾句,喬熏掛上電話。

陸澤正要推門進去,但是下一秒他的手指微微僵住了......因為喬熏在哭。

她趴在枕上哭泣。

秀挺的鼻子哭得紅紅的......

陸澤靜靜地站在門口看著喬熏哭泣的樣子,這讓他想起了從前的喬熏總是喜形於色,傷心了就會躲起來哭,像個小孩子一樣。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長大了。

不怎麼哭了。

細細回想,應該是喬家出事,喬時宴進局子開始吧!

但是陸澤從未關心過。

他又想起那晚在酒店,他將喬熏按在沙發上強行占有,她那樣激烈地反抗......她現在哭,還是因為那個吧!

跟他做那個事,

對於現在的喬熏,真的是那樣難以忍受嗎?

陸澤不是聖人,他對婚姻的想法極其簡單,可以冇有愛但是絕對不能冇有性,夫妻若是連基本的性都冇有了,那還怎麼維繫下去?

他輕輕帶上門,冇有打擾喬熏。

......

陸澤走到過道儘頭,摸出煙盒抖出一根香菸點上,修長手指夾著,慢慢地吸。

他看著窗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