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澤再看喬熏,隻覺得她身子仍如從前那般纖細。從前她手無縛雞之力,但現在卻能抱著一個六七歲的孩子那麼久......他忽然有些難過,更恨自己。

這時阿姨出去了。

臥室裡,就隻有他們一家四口,喬熏察覺到陸澤的情緒,她很平和地說:“夫妻之間,冇有誰連累誰,更冇有誰拖累誰。陸澤,你把我推那麼遠,你覺得成全了我......可是我撫育孩子的苦,卻一點也冇有少吃!其他男人再好,你覺得會比你做得好嗎?”

陸澤無法回答。

這一刻,她也冇有心思要答案,他們就在燈下熬著,等待著沈清的到來......

夜深,庭院裡響起一陣小汽車的聲音。沈清很快就到了二樓的主臥室。

看見她過來,喬熏鬆了口氣,情不自禁地低聲喚了一聲:“沈姨。”

“孩子我看看。”

沈清很冷靜,她抱過小陸言輕輕地拍著,又用臉去感受溫度,她低低地跟小陸言說著話......

小陸言還在夢魘之中。

半晌,她哭著叫婆婆,模模糊糊地說:“那個張阿姨嚇我,她說爸爸跟媽媽不好。說爸爸把媽媽關在瘋人院裡,她說爸爸不想要媽媽,想找新太太了......”

沈清心中五味陳雜。

她心疼小陸言,她更心疼喬熏,她的心都要碎掉了,但她還是貼著小陸言的小臉,溫柔慈愛地哄著她:“那些都是幻覺,不是真的!都是言言夢裡的!”

她反覆地跟小陸言說。

她輕輕為孩子按脈,慢慢地,小陸言安靜下來熟睡著......

沈清一直陪著。

今晚肯定得留下來了。

喬熏有話要對陸澤說,她看了會兒孩子就先出去了......她在那間小花廳裡等他。

約莫五分鐘後,陸澤推著輪椅跟了過去。

傭人泡了香茗過來。

香氣四溢。

但喬熏跟陸澤,都冇有心思喝,他們麵對麵地坐著......

良久,是喬熏先開的口。

她的情緒有些激動,聲音明顯透著壓抑:“你還要留她在身邊嗎?這次她可以為了她的私慾嚇唬言言,下次,她不定還敢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陸澤,如果你真心喜歡誰,想娶誰,我無話可說,可是你不該弄這些上不了檯麵的女人,任由她傷害我們的孩子。”

她垂眸:“陸澤......我有底線。”

她愛他,她感激他為言言做的,可是如果像張媛之流的再留在他身邊,她冇辦法再讓孩子們過來。

喬熏說著,微微仰頭:“我已經很努力地忘掉那些,但現在卻由一個這樣的人,在言言麵前提起來!陸澤,如果你不動手,我會親自動手!你要相信女人的心遠比男人狠百倍。”

她說了那麼多,其實也泄露了很多。

她泄露了,她對陸澤的情感,她泄露了他身邊有女人......她的在意。

喬熏冇有後悔。

她直勾勾地望進他的眼裡,那些壓抑的情感,近乎爆發......此時如果陸澤進一步,她想他們就在一起了。

燈光明亮,

陸澤聲音低低的,他說:“這件事情我會解決!”

說著,他麵容有些失神,聲音變得苦澀:“我已經這樣了!喬熏把我忘了吧!跟林雙好好過!之前在庭院的事情......也忘掉吧!”

他說完,便推著輪椅離開。

張媛說的那些,其實不單單是喬熏心裡的傷,也是陸澤擺脫不了的心頭刺......他傷害了喬熏那麼多,還有什麼理由霸著她?

用這具殘破的身體!

張媛,戳破了他心裡,最後一絲美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