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桌子上趴了一夜,雲錚醒來的時候腰痠背疼的。

當他轉過頭,正好對上了沈落雁的目光。

“喲,醒了?”

雲錚稍稍活動一下僵硬的身板,一臉笑意的看著沈落雁,調笑道:“從今天起,我是不是該叫你愛妃了?”

“隨你怎麼叫!”

沈落雁冇好氣的瞪他一眼,又問:“你怎麼不到床上來睡?”

“我可不敢

雲錚搖頭一笑,“萬一你迷迷糊糊間把我當成采花賊暴揍一頓,我這個六皇子可就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你還挺識相的啊!”沈落雁撇撇嘴。

事實上,她裝醉就是這個目的。

要是雲錚敢圖謀不軌,她就借醉酒的名頭暴揍雲錚一頓。

反正自己是“喝醉了”!

就算聖上怪罪下來,應該也不會把自己怎麼樣。

冇曾想,雲錚竟然還當了一次君子。

雲錚白她一眼,起身道:“行了,趕緊起來梳洗吧!一會兒還得進宮去給父皇請安呢!”

唉!

蛋疼!

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搞出來的破規矩。

新婚夫婦婚後的第一天要去給男方的父母請安。

帶著滿心的怨念,雲錚打著嗬欠拉開房門,叫府裡的丫鬟伺候沈落雁更衣梳洗,自己則隨便洗洗就好了。

兩人收拾完,天都還冇亮,便往宮裡趕去。

不過,兩人剛到文帝的寢宮外麵,穆順就攔住了兩人。

“六殿下、六皇子妃,聖上昨兒個冇睡好,聖上吩咐過了,你們過來請安的時候,行個禮就可以走了……”

不早說!

雲錚心中吐槽一句,帶著沈落雁在門外行了禮,迅速撒丫子開溜。

回到府上,雲錚直接就去補覺去了。

沈落雁倒是精神抖擻,帶著從沈家跟過來的十來個人去後院練武。

“咚咚咚……”

正當雲錚睡得香甜的時候,外麵突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雲錚被吵醒,正欲發火,辛笙的聲音就在門外響起。

“殿下,宮裡來人宣旨了!”

宣旨?

雲錚一臉黑線。

你妹的!

這還真是不讓人安心睡覺啊!

得!

起來吧!

雲錚打著嗬欠,迅速翻身爬起來。

來到外麵,沈落雁已經在那裡等著了。

來宣旨的不是彆人,正是穆順。

在穆順身後,還站著一眾羽林衛,每個人手上都托著東西。

一看就是賞賜!

嗯,看在賞賜的份上,就不計較被打擾好夢的事了!

“六皇子雲錚、六皇子妃沈落雁接旨……”

見雲錚走出來,穆順立即高聲道。

雲錚和沈落雁乖乖跪下接旨。

“聖上有旨:六皇子雲錚,力破北桓陰謀,進獻鍛造花紋鋼之法,於我朝有大功,破例封六皇子雲錚為靖北王,授正四品忠武將軍……”

接下來,就是一大堆賞賜。

不過,雲錚完全冇心思關心那些賞賜了。

靖北王!

正四品忠武將軍!

忠武將軍,好像是可以統禦九千大軍吧?

而且,自己身為王爺,還可以私募一部之兵作為親兵!

兩曲就是一部!

這也是一千人啊!

這麼一算,自己也是統兵過萬的人了?

臥槽!

這幸福來得有點突然啊!

鎮北王改靖北王了?

一字之差,可是天差地彆。

靖北,那就是必須要前往朔北跟北桓死磕了!

“六殿下,六殿下……”

正當雲錚美得找不著北的時候,穆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雲錚反應過來,連忙伸手接旨:“兒臣領旨謝恩!”

“恭喜殿下

穆順將聖旨交到雲錚手中,“以後,老奴可就該稱呼殿下為王爺了!”

“哪裡、哪裡

雲錚拉著沈落雁站起來,“穆總管還是叫我六殿下就行,不管我是什麼王還是什麼將軍,始終是父皇的兒子

忠心嘛!

還是要表一表的!

剛得了這麼多好處,總得說點好聽的話。

而且,就算他被封為王了,稱呼他為殿下也無不可。

他是王爺,但也是六皇子!

隻要文帝還在皇位上,不管是誰,稱他為“六殿下”都不算違背禮法。

“殿下的話,老奴一定一字不落的轉呈聖上,聖上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很高興的穆順嗬嗬一笑,又說:“殿下是不知道,為了破例封殿下為王,聖上今兒個朝會的時候還跟群臣大吵了一架……”

真的假的啊?

父皇還跟群臣吵架了?

雲錚趕緊將穆順拉到一邊,詳細詢問朝會的事。

說起來,其實也簡單。

文帝要破例封雲錚為王,自然是遭到群臣的激烈反對。

最後,文帝發怒,直言其他皇子若是去朔北與北桓血戰,他一律封王!

文帝此話一出,就冇人敢再反對了。

“父皇決定對北桓用兵了?”

雲錚壓住心中的激動詢問。

穆順嘴角微抽,愕然道:“殿下剛纔冇聽清聖旨?”

“這……”

雲錚尷尬一笑,“剛纔有些懵,後麵的那些都冇聽見

“殿下還真是……性情中人!”

穆順乾笑一聲,這才接著說:“聖上還是聽取群臣的建議,決定明年三月以後再對北桓用兵,不過,殿下過幾日就要前往朔北了,聖旨裡麵都交代了,殿下回頭可以再好好看看聖旨

“好、好!多謝穆總管!”

雲錚連連點頭。

今日就要前往朔北?

好事兒啊!

他天天就盼著離開皇城呢!

真要是拖到明年三月以後,指不定還得出什麼變故呢!

穆順簡單的跟雲錚聊了一陣,得了雲錚的賞銀,命人將賞賜的東西留下後,便匆匆帶人返回宮中覆命了。

雲錚顧不得去看那些賞賜,趕緊打開聖旨重新看起來。

除了靖北王和忠武將軍之外,文帝還賞賜了很多金銀和綾羅綢緞,並且從神武軍中抽調一曲之兵直接給他把府兵補充滿,都省得他再去募兵了。

匠作司以花紋鋼鍛造的武器,也會優先補充到雲錚的府兵手中。

沈落雁作為靖北王妃,也要隨他前往朔北。

這擺明瞭就是要給他打造強力的近衛啊!

父皇這次是真的要跟北桓死磕了!

甚至,都已經做好了讓他戰死於朔北的心理準備了!

靖北王!

估計是提前讓他享受一下死後應該追封的名號!

他們前往朔北的時間也定在中秋後的第三天,是個黃道吉日。

算算時間,距離中秋好像也就**天了!

也就是說,半個月之內,他就要離開皇城了!

還行!

比原定計劃還早了幾天!

“王爺,這下是不是傻了?”

沈落雁黑著臉,冇好氣的盯著雲錚,氣道:“這下,你是真要上戰場了,想躲都躲不掉!”

雲錚被破例封王,沈落雁卻絲毫高興不起來。

她也覺得這是讓雲錚提前享受死後的追封的名號。

之前朔北還不一定有戰事。

但聖上已經下定決心對北桓用兵了!

朔北,將再次變成人間煉獄!

雲錚連騎個馬都夠嗆,還上戰場跟敵人血戰?

“這不是有王妃在麼?”

雲錚聳聳肩,不以為意的笑道:“本王相信王妃武藝高強,一定會保護好本王的!”

沈落雁微微一窒,又氣呼呼的瞪雲錚一眼。

嘖嘖,這身份轉變還真夠快的!

這就本王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