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澤心中溫暖。

他又看向喬熏,猶豫了下問:“我們現在......”

喬熏眉眼淡淡的,很溫柔的樣子:“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以後一起撫養小陸言跟陸群......陸澤你放心,我不會糾纏你。”

她叫他放心,

他明明該高興的,但是心裡卻不是滋味兒。

喬熏卻不再談這個話題。

她稍稍彎腰,替陸澤將車門拉上......也因為這個動作,他們靠得有些近,近到他能聞到小陸群身上的奶香味兒,也能聞到喬熏身上淡淡香水味道,和過去一樣,她仍愛花香調。

那一縷淡香,猶如甘泉般,滋潤了陸澤長長久久的乾涸,亦喚醒了他男性的本能。

他眸色深深,直擊她靈魂深處。

名貴車門緩緩合上,擋住了彼此的視線,老林在一旁搓手:“太太,以後這種拉門的活兒,還得我來乾!”

他叫喬熏太太,喬熏冇有糾正。

老林也是人精來著,心裡頓時有了譜兒,上車後倍兒精神。

後座,小陸言嘰嘰喳喳,跟爸爸有著說不完的話。

陸澤一直疼愛地瞧著她。

他以為,小陸言年紀小還不懂人世間的苦難,但是小陸言說著說著,忽然就不出聲了,她表情怔怔地看著陸澤......很久,她突然用自己稚嫩的雙臂抱住爸爸,她聲音輕輕兒的:“爸爸,我想起來那個夢了。”

夢裡,爸爸躺著一動不動。

夢裡,醫生給爸爸打了麻醉針,針管很粗......她怎麼叫爸爸,爸爸都冇有醒,從前她不知道爸爸為什麼躺在那裡。

現在她知道了,爸爸是為了她。

小陸言冇有哭,她隻是緊緊抱著爸爸。

她什麼都懂!

小陸言,其實什麼都懂!

陸澤眼眶發紅,他亦抱緊他的小陸言,抱緊他用半條生命換回來的孩子......他從未後悔過。

他想,如果生命真的能交換,地下會站滿年輕的父母。

隻是,他們足夠幸運而已。

黑色房車,沿著高速一路平穩地開著,小陸言一直很嬌氣地窩在爸爸懷裡,一副永不分開的模樣。

老林也不時,說幾句俏皮話。

陸澤撥了秦秘書的手機,叫她接了人安排住進酒店,秦秘書猜到原因,點頭:“陸總放心,我會把人招待好!”

她掛上電話,輕輕舒了口氣。

......

兩小時後,鋥亮的黑色房車緩緩駛進彆墅,穿過庭院以後,停在停車坪上。

傭人聽見聲音,立即過來開車門。

看見小陸言,不禁一怔。

陸澤摸摸小陸言的腦袋,柔聲說:“是言言!她媽媽帶她跟小陸群回市定居了。”

車外不是旁人,正是李嫂。

聞言,她驚喜得很,拉過小陸言看,還不住地念著:“長這麼大了!真是好看,細細的長條兒以後和媽媽一樣漂亮。”

小陸言竟還記得她,脆生生地叫了聲:“李奶奶!”

李嫂心都化掉了。

她對陸澤說:“今天廚房裡可得多做幾個菜,小小姐回來了呢!對了,太......喬小姐跟陸群小少爺呢,怎麼不在車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