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讓她去重新生活,可是他自己卻如同腐朽般住在他們曾經的婚房裡。

就這樣,他竟然還敢說,他對她不過如此。

情緒,來得猝不及防!

他們那些過往,好的、不好的......

全都湧上心頭!

她想起了新婚時他的冷淡,她的青澀,她會在角落的位置,每天幫陸澤搭配好外出的衣服配飾,她曾經是那樣欣喜地當著他的小妻子......

時過境遷,

那種感覺,竟在此時洶湧而來。

喬熏極力忍住纔沒有哭出來,但仍是眼含淚光,鼻頭紅紅的......她不敢再想,迅速挑選了一套衣服換上,下樓。

......

陸澤並未在客房。

他心裡煩亂,在書房裡吸菸,他靜靜望著外麵的夜等待著天亮。

沉靜的夜,

外麵響起敲門的聲音,接著是傭人壓低的聲音:“先生,太太說要走呢!她的身體還冇有好全,你要不要去看看?”

陸澤轉過輪椅,他的眸子比夜還要漆黑。

一樓,秦瑜也勸著喬熏:“還病著,好歹天亮再走也不遲。”

喬熏攏緊身上衣裳。

她低道:“秦瑜你最瞭解我的,我不能留下。我現在走,明天醒來我還是喬小姐,但我現在留下來,我的身份就會更不堪,我會變成跟陸澤一夕歡愉的女人。”

秦瑜猜出,他們談的不好。

她正無計可施,

陸澤乘著電梯下樓,電梯門開,傭人推著他來到喬熏跟前,陸澤聲音略微沙啞:“還病著,怎麼還要走?”

喬熏冇有說話。

秦秘書跟傭人,很有眼色地先退了下去,將空間留給他們。

彆墅大廳安安靜靜的。

陸澤望向她的目光,添了一些很難察覺的溫柔,他叫她小熏,他低道:“住一晚再走!”

“不合適。”

喬熏繞過他,聲音亦是低低的:“我已經打了電話給我的司機。”

她執意要走。

陸澤本能扣住她。

他在燈下仰望她,卻冇有開口。

喬熏眼圈發紅:“你不是說要我跟林雙好好過嗎?你不是說我冇有那麼重要嗎?那我留下來乾什麼呢?成為你豔史上的一筆嗎?陸澤......你放手!”

陸澤看著她發紅的眼。

他猜到她是哭過了,那瞬間他心裡難受到了極點,他心中的柔情也到了極點,彷彿回到了從前,回到了他最愛她的時候。

明知不該,他還是將她拉到懷裡。

他無法抱她,他就單手握住她的後腦勺,他壓抑著情緒和對她的愛意低低地請求:“小熏聽話好不好?從前,你很聽我的話的。”

從前......

喬熏趴在陸澤的肩上,她的臉蛋蹭在他質地良好的襯衣上,她認得出來那是她買的,她再次難過得無以複加,她的聲音更是哽咽卻勇敢。

她說:“從前你不愛我,你也不許我愛你!現在你明明愛我,但你仍是不許我愛你!陸澤......我們之間的情感,我們之間是不是在一起,從來都是你說了算的!那年你說那個協議隻是一個玩笑,你有了新的愛人,我就遠赴香市......如果我冇有發現真相,那麼這輩子我們就這樣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