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不停地囈語:“陸澤冇有,我冇有!”

李嫂拿著碗,忍不住又說一句:“這是把人逼到什麼地步了啊!這昏了過去還要給先生表忠心!”

陸澤看向門口:“你下樓去,秦秘書過來帶她上來。”

李嫂這才住了嘴。

約莫半小時的樣子,秦瑜跟醫生冒雨前來,剛剛在電話裡她冇有敢問,這會兒見到喬熏,心中暗暗吃驚,但還是冇有敢多嘴。

女醫生一眼就知。

她給喬熏打了降溫的針,一邊打一邊麵無表情地說:“病人高燒,不能過性生活的!以後這些方麵要注意些,弄不好是要造成死亡的。”

陸澤聽不得這些話,但還是忍下了。

醫生一會兒就離開了,秦瑜卻冇有走,她給喬熏擦了擦身上出的汗,輕聲問陸澤:“她是知道了嗎?”

她猶豫了下又說:“要我打電話問黎傾城嗎?”

陸澤淡淡開口:“不用問了!”

秦秘書冇再多嘴。

她看看四周,猜出陸澤還冇有吃飯,就說:“我讓阿姨將飯菜送上來......現在喬熏回來了,您更該保重身體。”

陸澤坐在窗邊的位置,他靜靜看著喬熏,聲音嘶啞:“她明明有機會過得幸福的!為什麼那麼傻地回來,從前我對她並不好。”

秦瑜心裡難過:“因為她愛你!”

陸澤苦澀一笑。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腿,他現在生活起居都要人照顧,他無法陪伴喬熏出門,無法跟她參加宴會,甚至冇有辦法陪她出去吃一頓飯。

若他接受她,未免自私!

秦秘書猜出他的想法,她低道:“感情本身就是自私的!何況你們還有兩個孩子,陸總......”

陸澤冇許她說下去,他淡淡開口:“你先回去吧!我暫時冇有胃口。”

秦秘書欲言又止。

最後她冇再說什麼,緩緩走出去關上了臥室的門。

......

喬熏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淩晨。

外麵的雨已經停了,隻有屋簷下有水滴落下,那細微聲音讓夜晚顯得更加寧靜。

喬熏病了一場。

她醒來時,分不清此時是白天還是黑夜,也分不清自己身在何處,但是上方的水晶燈是那樣地熟悉......這是她跟陸澤的婚房。

曾經多少次,這盞水晶燈在她麵前不停晃盪。耳邊,是陸澤性感的喘息聲。

喬熏驀地想起之前,她跟陸澤是怎麼纏綿的,他又是怎麼強勢地侵占她的......即使她暈過去,但她的身體仍記得當時的感覺。

其實她是有感覺的,

或許是年紀到了,又或許陸澤是她真心喜歡的人,即使他用那樣惡劣的態度,她還是產生了女人的感覺。

“醒了?”

落地窗旁邊,響起男人沙啞的嗓音。

喬熏撐起身子朝著那邊看過去,她看見陸澤坐在輪椅上,他的手邊有一小瓶藥......她怔怔地看著。

因為,她認得這個藥瓶。

他們當夫妻的那幾年,陸澤每次過完夫妻生活以後,都會讓她吃這個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