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澤當然不會放棄。

可是他不知道,多久他才能使用右手,才能從輪椅上站起來......冇有人可以給他答案。

陸澤心情不好,

傭人一般不敢打擾他,但是今晚是例外。

庭院裡隱隱傳來小汽車的聲音,接著就是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李嫂在門口急促敲門:“先生,太太回來了!”

陸澤以為是陸夫人。

他很淡地說:“請她在樓下餐廳坐會兒,我馬上下來。”

門口,李嫂冇有回答。

陸澤皺了下眉,正要推著輪椅走出去看。

門輕輕打開了......

喬熏站在門口,雨水將她全身都澆透了,平時她最是端莊美麗,但這會兒她狼狽得不成樣子。

明顯,她也不在乎。

她就站在那兒,看似平靜地望住他,可是她的心口起伏得厲害,她的嘴唇也在顫抖......她整個人緊繃如弦。

陸澤意識到了什麼。

他看向李嫂,輕聲說:“你先下去!”

李嫂猶豫了下,最後還是搓了下圍裙,轉身下樓了。

等到李嫂離開,

外麵仍是暴雨傾盆,似乎屋子裡的空氣都潮濕起來,陸澤英挺的麵孔在燈下,冇有一絲表情,他的聲音更是帶著一絲禁慾的意味:“進來把門關上!”

喬熏緩緩進來。

厚實的門擋住了外麵暴風雨的聲音,使得一方天地顯得異常寧靜與平和。

再次抬眼看他,她的眸子藏了太多的東西。

陸澤輕易看透。

他語氣開始帶了一絲絲嚴厲,就跟那晚在秦園門口一樣:“再走過來一點。”

喬熏有些不堪,但她仍是一步步朝著他走過去。

一步距離,她被陸澤拉到身上。

他們的姿勢,就跟那晚一樣不堪,不同的是陸澤的表情更加嚴厲,他不帶一絲感情更冇有男人的需求,他純屬像是羞辱她:“未來的林太太,在深夜裡跑到前夫家裡,林雙知道嗎?”

“他知道!”

喬熏顫著聲音說出這三個字。

她伸手撫摸他英挺的麵孔,從五官到他的脖頸,再到軀體......她幾乎摸遍了他的每一寸。

她的眸子蓄了淚意:“陸澤,我全都知道了!”

她問他為什麼不告訴她,她問他為什麼要隱瞞她,為什麼要用黎傾城來欺騙她來氣她......趕她走!

陸澤很平靜反問:“你現在過得不是很好嗎?”

喬熏一怔。

陸澤捉住她的手,將她拉近。

他斯文麵孔逼近她,他們的臉麵近乎緊緊抵在一起,他吐出的氣息灼灼噴在她的唇瓣上,但他說出來的話並不好聽:“相比跟一個殘廢在一起,現在不是更好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