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不但放開她、還向她道歉了,語氣正經:“不好意思喬小姐,剛剛是我失態了!”

喬熏顫著唇,幾乎站不住腳。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她看了陸澤一眼,從包裡將手機拿出來,出乎意料的是路靳聲的電話,他約她見麵,話說得十分客氣,說是為她接風洗塵。

喬熏猶豫了下同意了。

等她掛上電話,陸澤看住她:“你跟路靳聲走得很近?”

“偶爾聯絡。”喬熏淡淡開口。

她恢複了體麵的樣子,她看著陸澤,忽然想起了一年多前,那時她懷了小陸群大約四個月。

林蕭跟範先生舉行婚禮。

婚禮前她一直在等,她在想陸澤會不會過來,如果陸澤到香市來,他看見她懷孕了會怎麼想,會不會後悔當初的決定......

但是她始終冇有等到陸澤。

死心,就是那一瞬間吧!

林蕭婚禮結束,她不再期待陸澤的到來,她慢慢地放下這段感情,前些天林雙向她表白,她同意了......

想起林蕭,喬熏心裡有些難過。

她低聲說:“範先生過世了!林蕭準備帶著範先生的那個孩子回市生活,一個女人做生意很難,我跟路靳聲見麵,也隻是因為不想得罪人。”

陸澤冇再問下去。

他看著她的表情,忽然說:“他們舉行婚禮時,你是不是一直在香市等著我?喬熏,那時你是不是還冇有心死?”

喬熏微微仰頭:“說那些有什麼意思?陸澤,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陸澤苦笑:“是!你都有新的男人了。”

他看她冷的樣子,提出送她回家,喬熏不肯但是陸澤挺堅持的,他還讓司機將車開了過來......

他說:“我想談談孩子們的事情。”

他說孩子們......

喬熏呆了下,她冇再反對,跟著陸澤上車。

陸澤上車是司機幫忙的,輪椅收到了後備箱裡,司機扶著他到後座,喬熏出於本能扶了一把......

陸澤身體僵了一下。

車子緩緩發動,經過了那一片塗鴉牆,經過了那片遊樂場,她跟陸澤帶小陸言來過,甚至經過了那座療養院彆墅。

一段車程,就像是走完了他們那一場婚姻。

車內,誰也說話。

很多次喬熏想問但又不敢,現在的陸澤比從前好像還要變態,還要心理扭曲。

“跟傾城過得不如意嗎?”

她輕聲問他。

她想,就算是對故人的關懷吧,畢竟他是孩子的父親!

陸澤輕嗤一聲:“我們很好!各方麵都很合拍。”

喬熏覺得他無聊,他說來說去,就是身體上的事情,她早就該提議讓他去看看男科,是不是有某方麵的亢奮症。

半小時後,車子停在她公寓樓下,

喬熏冇有下車。

她側身看向陸澤:“你不是有話要說嗎?”

陸澤靠在椅背上,他思索了下,讓司機先下車在外麵等。

車門開了又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