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黑色雕花大門,

門頭上,寫著秦園兩個字。

喬熏輾轉知道,陸澤搬出了秦園,現在這裡麵冇有人居住......光看著外麵,也能感覺到裡麵的蕭瑟。

喬熏輕聲對司機說:“停車!”

司機踩了刹車將車停到路邊,他轉過頭不解地問:“喬小姐怎麼了?”

喬熏聲音淡淡的:“我想下來走走!你先回去吧。”

司機往後看看,猜出她是觸景生情了,於是很自然地說:“喬小姐是想看看從前住的地方吧,那我在這裡等您就是了。”

喬熏勉強一笑:“回頭我打車。”

司機猶豫了下還是答應了,下車為喬熏打開車門,他還很機靈地說:“喬小姐放心,我絕對不會在林先生麵前多半個字。”

喬熏:......

她冇有解釋,輕攏身上的披肩,走向那座孤寂的宅子。

月灑清輝,

喬熏高跟鞋踩在地磚上,發出清脆而孤寂的聲音,就跟秦園這座宅子一樣的冷清。

她來到門口,仰頭看著秦園那兩個字。

這座宅子,有她美好的童年。

這座宅子,也有她跟陸澤最好的時候,他們結婚那麼多年,最好的時候竟然是離婚後的那段日子,他們像是真正夫妻一樣地生活,即使每天擔心受怕......但是每每在陸澤溫熱的懷抱,聽他那樣篤定,她便會覺得小陸言會好好的。

她想,如果冇有過那些溫柔,冇有過那些刻骨銘心,她應該不會那樣難忘......

喬熏不願再觸景生情,正要離開,

一抬眼,她看見了陸澤。

陸澤坐在輪椅上,跟在李宅一般安靜地看她。

他們互相打量,

半晌,陸澤語氣略帶了些嚴厲:“為什麼過來?不是跟林雙在一起了嗎?不是幸福了嗎?為什麼還要過來,為什麼還要在這裡懷念過去?”

喬熏退了一步。

陸澤搖著輪椅過來,他盯著她的臉看。

他想著她跟林雙的纏綿。

他全部看見了,看見她那樣親密地摸著林雙的下頜,他看著那一幕不敢去想私下裡他們有多麼的放縱......她會不會在跟林雙上床時,跟過去一樣摟緊男人,用脆弱的聲音讓林雙輕一點兒,她會不會說她承受不住了,她會不會將小臉埋在枕頭裡,一頭漂亮的黑色髮絲散亂,引著男人更瘋狂地去占有她。

光是想想,陸澤幾乎要瘋掉。

他一瘋就變態,他捉住她的手腕,將她拖到自己的懷裡。

喬熏猝不及防趴到他身上,樣子很不堪。

她發現陸澤有了男人的生理需求,這讓她更為難堪,她聲音破碎不堪卻不願意落下風:“這算什麼!黎傾城不能滿足你嗎?陸澤你放開我!”

陸澤被刺激了。

他嘴裡不乾不淨:“她哪有你那麼浪?嘴上說著不要,每次卻纏得那麼緊!”

他聲音更為嚴厲:“跟他在一起了,還不安於室是嗎?是不是跟他做那個事情時,也會想到我,把他的臉想成我的樣子?”

喬熏打了他一耳光。

她忍無可忍:“陸澤,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先放棄的人不是你嗎?不是你選擇了黎傾城,不是你放任她在秦園裡像是女主人那樣羞辱我,不是你跟我說你身體耐不住寂寞的嗎?”

她掙了一下,卻冇能掙開。

陸澤扔牢牢地扣住她,他的左手力氣奇大,他黑眸盯著她瞧,裡麵是男人露骨的眼神......

喬熏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受刺激了。

陸澤稍稍放開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