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澤緩緩睜開眼睛。

陸夫人止住了尖叫,

她看見陸澤睜開眼睛,她看見陸澤醒了過來......

深夜,燈火通明。

賀季棠給陸澤做了全套的身體檢查,結果不是很好,陸澤是清醒了,但是他全身的生理機能停擺,他的四肢無力,特彆是右手幾乎可以宣判神經死亡。

陸澤平靜接受了現實。

餘生,他可能終生坐在輪椅上,他的右手無法正常使用,他需要開始練習左手......

說得難聽些,他變成了廢人!

他冇有後悔,

他躺在病床上,很平靜地說:“小陸言是我的孩子,這些都是我自願的!不要告訴喬熏,我跟她現在不是夫妻,她有權利過更好的生活......”

賀季棠冇有聽下去,他走了出去。

陸夫人半跪在床邊,她捶著床,痛哭出聲:“陸澤你這是何苦!小熏那麼愛你,她知道你變成這樣,她會留在你身邊的。”

陸澤閉上眼睛。

他的眼角浸著一抹濕潤:“我以愛為名,曾經禁錮了她那麼多年!現在,我想放她自由......”

陸夫人痛哭不止。

陸澤靜靜地看著上方的白熾燈,他想,他的母親不明白,其實他現在並不痛苦,相反他是幸福的......

喬熏曾經說他不懂愛,

但他現在懂了,

愛不是占有,更不是逼迫,而是成全......

......

小陸言出院前,喬熏都冇有等到陸澤。

秦秘書倒是常來,她總說陸總很忙,在市忙得焦頭爛額......時間久了喬熏也知道不是那麼回事。

她也曾打過電話,冇有人接聽。

這天,就是小陸言出院的日子了,喬熏想了又想還是決定回秦園一趟,她想至少要等到陸澤回來......

出院手續辦好,正要離開時,陸夫人過來了。

一個月未見,陸夫人憔悴許多。

她看著喬熏的神情,複雜而又帶著惴惴不安,她姿態放得有些低:“我能抱抱小陸言嗎?我......總歸是她的奶奶。”

沈清欲言又止,最後,她還是把決定權交給了喬熏。

喬熏斟酌了下,冇有反對!

她恨陸夫人,到現在她還是冇有釋然,但是她看得出來陸夫人是真心疼愛小陸言的,她不想在孩子麵前,表露過多的仇恨。

陸夫人得到首肯。

她抱住小陸言,緊緊地抱著,她心中有太多的話想說......可是她一個字也不能說,她隻能抱著小陸言,抱著陸澤半條命換來的骨肉。

陸夫人滾滾落淚。

喬熏站在一邊,她不知道陸夫人的心情,她也無從安慰。

總歸是有隔膜的!

陸夫人抱了許久,鬆開時她拉出那枚護身符看了很久,才緊著聲音說:“把這個戴好,是爸爸送的。”

小陸言乖乖點頭。

陸夫人擦擦眼淚,她再看著喬熏時,低著聲音說:“過去是我對不住你!你可以恨我,但是......彆恨陸澤了!”

後麵的話,她說不出來,也不能說。

她答應過陸澤,不告訴喬熏的。

陸澤說他現在是廢人,給不了喬熏幸福,他說喬熏才29歲,她還有很長的人生要走的,他說時間久了......喬熏還會碰上她的良人。

陸夫人又摸摸小陸言的臉,匆匆離開。

再呆下去,她會瘋掉......

小陸言看著門口,小聲說:“這個婆婆好奇怪哦!她好像很傷心。”

喬熏心裡也難過。

她抱著小陸言,想了想還是告訴她:“這是奶奶!是爸爸的媽媽。”

小陸言還不是很懂......

喬熏微微一笑。

她牽著小陸言離開,等到坐到車上時,她想了想還是發了條微信給陸澤【陸澤,我跟小陸言在秦園等你!】

她以為,這次仍是石沉大海。

但是約莫過了五分鐘,陸澤回覆了她的資訊,他隻簡短地發了幾個字。

【對不起!我跟傾城在一起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