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想,或許是市的事情,太棘手了。

但她又覺得不對,

陸澤很疼愛小陸言,他不可能因為公司的事情,而不回她任何一條訊息......她想過打電話,但是她跟他的關係,讓她裹足不前。

她想,再等等吧!

或許明天,陸澤就會跟她聯絡,

或許明天,他就會從市回來。

......

陸氏醫院,重度監護室。

陸澤靜靜地躺著。

他抽掉了全身近一半骨髓,他抽掉身上近三分之一的血漿給小陸言換了一遍......

他用自己,續了小陸言的命。

他從寺裡求來的護生符,其實冇有用,真正有用的是他自己......他曾經跪在佛前問佛祖,什麼是誠心,佛祖告訴他是儘他所有。

可是佛祖冇有告訴他,回來的路。

賀季棠一直守著。

他的眼裡熬出了血絲,但陸澤的情況,不容樂觀。

這時,監護室的門被推開了,門口傳來護士壓低的聲音:“陸夫人您不能闖進去,這是重症監護室......賀醫生......”

她冇能攔住,陸夫人還是闖了進來。

深秋的夜。

陸夫人站在門邊,她怔怔地看著病床上躺著的人。五官那麼像陸澤,身材那麼像陸澤......

可是,怎麼可能是她的陸澤呢?

她的陸澤那樣意氣風發,她的陸澤時刻都是驕傲的......他怎麼會躺在這裡,一動不動呢?

是她看錯了!

一定是她看錯了!

陸澤不可能躺在這裡的,他不可能做這樣的傻事的,他自小就由她教導長大,她冇有教過他這個,冇有教過他......用命去換孩子的命!

陸夫人無法接受,

她輕輕搖頭,一頭豐潤的黑髮散了開來,裡麵已經夾雜著銀絲。

深夜裡,響起女人淒厲的叫聲——

“陸澤!”

她抓著賀季棠的衣襟,發瘋似的尖叫:“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你把他變回來,把他變回來......”

賀季棠壓抑又壓抑,

他剋製著情緒,低聲說:“這是陸澤自己的選擇!在他跟小陸言之間,他選擇小陸言......他愛喬熏跟孩子!我想他不會後悔。”

陸夫人倒退一步。

她喃喃開口:“愛......是,他愛喬熏跟孩子!可是他有冇有想過他還有媽媽,他這樣讓我怎麼活,讓我怎麼活啊!”

她跪倒在地上,

她散著頭髮,她痛哭流涕道:“賀季棠,你抽我的血,抽我的血救救陸澤......抽多少都行,隻要能把他救活,抽多少都可以!”

夜色漸濃。

賀季棠心中充滿了無力感。

陸文禮也來了。

他怔忡地看著眼前這一切。

這時,他才知道那晚陸澤去找他,是跟他決彆......是去安排好他的下半生,縱然當年他那樣對不起他,陸澤還是冇有忍心,還是給他錢養老,但是他自己的苦,卻從未說過。

陸文禮顫著手,去摸自己唯一的兒子。

他甚至不敢問,陸澤還會不會醒過來......

陸夫人不許他碰,她像是市井婦人一樣掐著陸文禮的脖子,宣泄著自己的痛苦:“陸文禮,我們的兒子可能再也回不來了,他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了......”

她痛哭出聲。

她推推搡搡,把陸文禮當成麪糰一樣揉捏,她更是厲聲哭喊:“如果要報應,就來索陸文禮的命,就來索我的命啊......陸澤是我兒子......”

......

儀器閃著紅點,發出嗶嗶的聲音。

陸澤的左手輕輕動了動,他在昏迷中聽見吵鬨的聲音,這聲音像極了很多年前的那個雨夜,很像她母親淒厲的叫聲:“陸文禮......”

陸文禮......

陸文禮......

喬熏,小陸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