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旁沈清抹淚:“你生日,就提前回來了。”

喬熏心裡清楚,若冇有陸澤的動作怎麼可能提前回來,他是想給她一個驚喜......所以他早早就離開秦園了。

她冇有提陸澤,喬時宴也冇有。

沈清特意燒了火盆,

過去,喬時宴不信這些,但是為了沈清心安他還是跨了跨......跨完沈清握住他的手終是忍不住嚎啕大哭:“終於回來了,我終於可以給你爸爸交代了!”

喬時宴摟著她安慰......

半晌,沈清才緩了過來,她擦著眼淚:“先去看看你爸爸!他一定很想你。”

喬時宴心裡潮濕。

這時小陸言跑了過來,脆生生地叫舅舅。

喬時宴彎腰抱起她。

小小的人像極了喬熏小時候,喬時宴在裡頭待了六年,心腸早就冷硬無情,但這會卻柔軟得不可思議。

小陸言,是上天給喬家的安慰。

她身體不好。

喬時宴早早知道,他輕摸小陸言的腦袋,很疼惜......

......

喬時宴單獨去了墓園。

金色陽光,撒在他身上,卻照不出一點兒溫暖。

他靜靜地站著,看著照片上的喬大勳,回想著他們父子一切,回想著秦園裡一家人的溫馨生活......

一道修長身影,在他身後站了許久,是陸澤。

喬時宴知道他來。

他輕聲開口:“我在最好的年紀進去,前前後後年,現在已過而立之年!陸澤,你不幫喬家無可厚非,但是你對我妹妹做的那些事情,簡直禽獸!”

喬時宴轉身,

他俊顏陰冷,冇有招呼就一拳揮向了陸澤。

陸澤冇有躲避。

他該受的,他等這一天也等很久了!

但他隻讓喬時宴三拳,

而後兩人在喬大勳的墓前,打得驚天動地,完全是往死裡打......

喬時宴罵陸澤是禽獸。

陸澤罵他是廢物,做生意不知道把屁股擦擦乾淨,喬大勳年紀大了,他喬時宴冇有老眼昏花吧!

關進去,還找那人打官司!

陸澤冷笑:“真是蠢透了!”

誰也冇有讓誰,都受傷掛了彩!

但他們同時又都知道,他們中間隔了小陸言,為了小陸言他們也不能打死對言......

最後,喬時宴躺在地上喘息。

他很輕地說:“我不會住到秦園,我也不會接受喬氏集團,如果你一定要給,給喬熏吧!我們之間冇有恩怨情分,但你欠她的......這輩子都還不清!”

喬時宴說完,

他拍拍身上的泥土,掙紮著起來。

陸澤跟著起來,他搖搖晃晃地站著,看著喬時宴漸漸遠去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陸澤衝他背影喊道:“我愛她!不是補償!隻是單純地愛她!”

喬時宴身體一僵。

然後,笑得苦澀。

其實陸澤說得對,如果陸澤是禽獸的話,那他喬時宴就是廢物!是他不謹慎,才被人扳倒,弄到家破人亡......

喬時宴目光冰冷。

他緩緩吐出那人名字,冷冷一笑:“孟燕回,我回來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