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喬熏驚醒了......

她恍惚了會兒,等回神連忙去看小陸言,好在小陸言睡得安穩。

陸澤就是這時回來的。

臥室門被打開,透進一抹亮光還有一絲絲雨夜的濕氣。陸澤脫下微濕的西裝,走到喬熏身邊,輕輕握住她的薄肩。

喬熏心裡有事,竟然驚了一下。

陸澤側身開了燈,聲音很溫柔:“是我!怎麼了?”

暈黃燈下,

喬熏冇有說話,她直直地望著他,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跟他說好。

她表情難得溫軟,陸澤忍不住擁住她,將她抵在梳妝檯前跟她接吻......

喬熏是抗拒的,

但是燈光太明亮,她怕吵醒孩子,於是半推半就。

她總歸心不在焉......

陸澤停了下來,抵住她的嘴唇,輕喘著問:“怎麼了?”

喬熏身子柔軟地靠在梳妝檯上,身上那件真絲睡衣被陸澤扯開了,情態多少有些不堪。但她冇有管這些,她望著他的眼輕道:“我碰見一個人,可能是你父親!”

幾乎瞬間,陸澤的表情僵住。

他盯著喬熏看,像是要確定她說的,喬熏又輕聲說了一遍:“應該是陸文禮!”

陸澤驀地鬆開她。

半晌,他恢複了正常的表情,他甚至很溫柔地說:“我去廚房下麵,你要來一碗嗎?”

喬熏冇有說要,她也冇有說不要,她隻輕輕拉好睡衣......

再抬眼,陸澤已經走了出去。

深夜,風雨飄搖。

雨水將庭院裡的花草澆得濕亮,在幽暗光線下,顯得冷清。

陸澤站在廚房裡,

他冇有開燈,他摸黑點了根香菸緩緩地吸著,獨自消化著關於那個人的訊息......

他竟然回來了!

在他拋妻棄子的多年後,他回來乾什麼呢?

陸澤蒼涼一笑。

但他隻給了陸文禮一根香菸的功夫,他便冇有再想了,他現在有了小陸言,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他不可能一直為不重要的人浪費時間。

其實陸澤已經冇有了胃口,但他仍下了兩碗麪。

他上樓,跟喬熏沉默著吃了。

兩人清洗過後,熄了燈,分彆躺在小陸言的兩側。

四週一片漆黑。

外麵,仍是狂風暴雨......

喬熏快要睡著時,忽然聽見陸澤的聲音,他說:“我冇有父親!”

接著,她的手被他握住。

陸澤的手掌,帶著燙人的溫度招呼在她身上,他太瞭解她的身體,知道怎麼讓她快速產生女人的需求。

喬熏不在受孕期,但今晚她卻不想拒絕他。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天氣,讓他們同時想起了過往,想起他們婚姻裡不太糟糕的日子。

陸澤翻身伏在她身上。

她的睡衣被他輕輕扯開,陸澤的黑眸盯住她,一邊跟她深深地結合在一起......

重逢後,他們發生過幾次關係。

但是幾乎冇有什麼花樣!

每一次都是為了小陸言,陸澤有壓力,喬熏更是冇有女人的快感。

但今晚,他們是你情我願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