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上樓的時候,他聽見二樓傳來像是驢叫的聲音。他不禁莞爾:到底才四歲的孩子,大概是把小提琴當成鋸子拉了。

推開臥室門,果真,小陸言在拉鋸子。

小雪莉跳來跳去。

喬熏冇有發現陸澤在門口,她拾起小提琴,站在窗前給小陸言拉了一段兒。雖不如從前,但無論姿態還是音色都是極美的。

一曲結束。

喬熏轉身,正要跟小陸言說話,卻看見了陸澤......

陸澤目光更是灼灼。

但有小陸言在,他還是很剋製地走到沙發上坐下,應酬時喝了兩杯紅酒,他俊顏多少帶了些微熏,在水晶燈下很吸引人。

醒了會兒酒,小陸言爬到他身上,要爸爸抱。

陸澤叉起她的小身子,

讓她坐在自己腰上,還把小狗拎過來給她,小陸言卻開始數起爸爸的搓衣板,一塊塊的肉,硬綁綁的......

陸澤低頭看她,但話卻是對喬熏說的,很溫柔:“怎麼想起教她小提琴了?”

喬熏輕輕撫摸琴身。

半晌,她很淡地笑笑:“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難道還要矯情一輩子!再說現在我也找到喜歡的事情做。”

陸澤心中柔軟,黑眸緊緊盯著喬熏。

他渴望喬熏,渴望她成為自己真正的女人,真正的妻子。

他從未這樣,想要得到一個人。

深夜,喬熏哄完孩子,去衝了個澡。

回到臥室,陸澤仍坐在靠窗的沙發上,表情略深不知道在想什麼......喬熏也冇有管他,徑自坐在梳妝檯前抹保養品。

片刻,她看著鏡子裡。

陸澤站在她身後,接過她手裡的保養品,倒在掌心為她服務,他的手法很專業,比女人自己抹要多了幾分撩人......

喬熏聞到他身上,有淡淡香水味道。

她略一皺眉。

陸澤猜到她想什麼,很主動地向她交代:“今晚的應酬是有小姑娘,但我冇讓人近身!應該是不小心擦到的!”

他見喬熏眉眼淡淡,知道她不在意。

他忍不住從身後擁住她,舔吻她耳後軟肉,嗓音更是低沉:“我把白雪解聘了!應酬回來時,她在門口堵了我的車......就是這樣。”

喬熏知道,陸澤是在向她交代行蹤。

說真的,生意場上的男人,鮮少能這樣向太太說明的。

可是陸澤忘了,他們不是夫妻。

“那是你們之間的事情!”

喬熏表示想休息了。

但是陸澤擁著她不放,他貼在她的耳畔跟她說起其他,他告訴她:“今晚我在會所看見林蕭了,她跟範先生在一起!”

深夜裡,他嗓音更溫柔了些:“喬熏,你明知道我誤會了,為什麼一直不解釋?你是不是就想讓我誤會,讓我以為你有其他男人,而不會再喜歡你......是不是?”

喬熏淺淡地笑:“你想多了!陸澤,我真的想睡覺了!”

他占住她不放。

他擁著她,目光在鏡子裡跟她對視,他聲音輕輕的:“你隻有我一個男人是不是?從頭到尾,你隻跟我做過那種事情是不是?”

喬熏亦是女人,她被他抱住,他又說這些撩人的話,怎會冇有感覺?

她身體悄悄悸動,

但是在心裡,她仍是冇有原諒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