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秦秘書心中難過。

她想安慰,卻發現無從安慰起......

時間並不能沖淡所有,有些傷就像是爛在肉裡的刺,外表看不出來,但其實裡麵早就潰爛不堪。

陸澤讓她先出去,他說他想靜一會兒。

等到辦公室裡冇有旁人,他顫著手點了根香菸,但是很快他就熄掉了。

他想到從前,想到喬熏曾經哭著說。

她說,陸澤你根本不會愛人!

是啊!

過去他不會愛人,在他心裡權勢纔是最重要的,女人孩子都隻是附屬品,隻是心血來潮想要罷了。

但他現在懂愛了,他甚至知道她身邊有人,但他仍是立了遺囑,若有不測,他將陸氏集團全部給她。

他給小陸言求的護身符,香火不夠,那就加上他所有。

他的命!

他的運勢!

他願意用自己一切,換小陸言平安。

......

臨近中午,陸澤回到醫院,一推開門就見著林蕭也在。

林蕭正陪著小陸言玩兒。

小陸言本來挺高興,看見陸澤後小臉皺成小包子,大眼睛蓄了淚水,可憐巴巴地叫了一聲“爸爸”。

她把小手臂伸給陸澤看。

細嫩的手背上,紮了兩個小小的針眼,小姑娘委屈上了。

陸澤心疼得厲害。

他抱起小姑娘放自己懷裡,給她揉了幾下又親了親:“還疼不疼了?”

小陸言摟住他的脖子。

乖乖地趴著,總歸是想要爸爸抱。

陸澤喉結聳動兩下,心裡潮濕得很。

一會兒他從衣袋裡掏出一枚護身符仔細地掛在小陸言的脖子上,那是一枚白玉質地小佛,雕工十分精細。

小陸言很喜歡,摸來摸去。

陸澤低頭凝視她,黑眸裡染著一層不為人知的濕意,這小傻東西!

喬熏進來,正好看見這一幕。

她上前,輕輕撫摸那枚護身符,她認出是寺裡的東西,陸澤冇有跟她說跪了四小時求來的,他隻輕道:“靈宵寺求的,聽說很靈驗。”

喬熏輕嗯一聲。

她的眼角微紅,看得出來哭了很久......

陸澤輕輕握住她的手,喬熏掙了一下冇能掙開,因為陸澤一直握住她的。

在孩子的病情前。

他們有再多的悲歡離合,也都暫時放下了。

......

林蕭悄悄兒地離開了。

直到現在,林蕭心裡都是怪陸澤的。

怪他當年太狠!

但是,現在小陸言需要爸爸的陪伴,喬熏也需要再生一個孩子,她林蕭就是再痛恨陸澤也得嚥下這口氣。

可是她為喬熏不平,她怎能不恨?

她更加不知道,喬熏要多大的勇氣,才能拋下那些過往,再度躺到陸澤的床上......

病房裡很安靜。

小陸言賴在爸爸懷裡一會兒,陸澤拍拍她的小屁股,讓她一邊兒玩去......

等真正剩下兩個大人時。

陸澤看著喬熏,低低地說:“搬到我那邊住,也多個人照顧她!”

不等喬熏拒絕,

他又說:“你放心!等她的病好了你隨時可以帶著她離開......喬熏,我說到做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