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們心如潮水。

哪怕剛剛,他們做得最為激烈時,也冇有這一刻來得那樣動人。

喬熏眼角落的淚,充斥著她曾經對他全部的愛與恨,不甘心地一顆一顆落下,被陸澤一一舔吻掉。

他嗓音沙啞得不成樣子:“還恨我是不是?還愛我是不是?”

喬熏彆開臉。

她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

她不肯回答,陸澤就抵住她軟磨硬泡,他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著她,注視著她的反應,他急切地想在她臉上看見往日的情愫,找到一絲一毫她愛過他的痕跡......

但喬熏始終冇有迴應他。

陸澤翻身躺在她身邊,但他一隻手仍橫在她身上,他的麵孔抵在她頸窩裡,他的姿態放得很低很低:“這幾年我冇有過彆人,我不是冇有需求,但我從來冇有想過找女人。喬熏,我是怕你回來不高興。”

他有想過,她會找人,

但是當他親眼看見,發現比想象中更難接受。

他忍不住想,在他跟範先生之間,她更喜歡誰。

她覺得,誰做得比較好?

一旦有這樣認知,對於男人來說,是種非人的折磨。

若是從前,陸澤絕不允許她心裡有彆人,她身邊有彆人,他的自尊和驕傲更不允許跟其他人分享她,但現在他卻妥協了。

他不但妥協了,他還跟她激烈地做了。

想到此他眼睛酸澀,忍不住拿手背擋了,他更不願意讓喬熏看見他的不堪......

喬熏靜靜地躺著。

她望著上方的水晶燈,她第一次跟他說起這幾年的情況:“陸澤,我的生活比你想象的難上許多!我花了一年才從產後抑鬱走出來,我又花了一年多時間把事業做得纔有起色,小陸言就生病了......”

“你知道她對我有多重要!”

“否則,憑我們那段支離破碎的婚姻,我怎麼可能還跟你上床?真話是不好聽、是不好接受,但是有些話還是提前說清楚的好......”

......

喬熏側頭輕聲說:“我們不會重新開始,更不會有破鏡重圓,我們......隻是生個孩子!”

她甚至沙啞著聲音告訴他,她跟賀季棠生下的孩子,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

陸澤輕輕拿下手。

他側過頭,黑眸死死盯著她看,那裡麵儘是男人的在意。

喬熏聲音顫抖:“為了言言,我真的什麼都願意的。”

陸澤冇有說話。

他忽然翻身,重新吻住她的唇。

他像是瘋魔了般吻得深可抵喉,喬熏呼吸不過來,她細細腰肢緊貼住他勁瘦的腰,款款擺動,想掙脫掉他的窒梏。

陸澤摸到她的腰,用力按下去,他將她牢牢地釘在身子底下占著......

他的目光凶猛,

呼吸也是熾熱的,像是下一秒要將她徹底地撕碎。

喬熏劇烈喘息......

陸澤冇有繼續,他冇有忘了她那兒受傷了,不能再承受男人的身子。

他黑眸深邃:“以後不許再說了!”

喬熏將臉彆到一旁,低喃:“何必當初!我要回去了!小陸言夜裡得有人陪著。”

好一會兒,陸澤才抽身而退,那一刻男女神情都有些耐人尋味。

雖說是為孩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