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說著,他側頭看了喬熏一眼。

這話將彼此的距離拉近些,他們有再多的愛恨情仇,他們再生疏,但他們之間有小陸言,為了小陸言他們還要做那種事情......

......

半小時後,勞斯萊斯幻影緩緩駛進秦園。

喬熏下車時,目光微濕。

秦園依舊。

但是住在裡麵的人,卻是換了一批......

小陸言靠在爸爸懷裡,聲音小小的:“爸爸,媽媽怎麼哭了?”

陸澤嗓音低沉:“媽媽在生爸爸的氣。”

大人的事情,小陸言理解不了,她就隻是巴巴地看著媽媽,看著媽媽似乎傷心落淚的樣子......

喬熏很快就收拾了心情。

秦園的傭人都是陸澤帶來的,早知道今天太太跟小小姐要回來,莫不是打起精神。看見喬熏就叫太太,依舊跟從前一樣殷勤恭敬。

喬熏淡淡一笑:“叫我喬小姐就好了。”

傭人不敢。

陸澤神色複雜,卻依了喬熏:“按太太說的辦吧!”

陸澤帶著小陸言四處看。

喬熏不想跟他在一起顯得其樂融融的樣子,她索性去小廚房給小陸言做牛肉餡的月餅,小陸言最愛吃這個......

背後,陸澤安靜看著。

喬熏在廚房裡忙碌的背影,像極了從前。

從前她也是這樣,總愛在廚房裡搗鼓,那時她冇有現在這樣成熟能乾,那時她也冇有事業,那時她隻是陸澤的小妻子。

陸澤心悸的厲害,他忍不住走過去,從背後擁住她。

他隔著衣裳摸她身子。

喬熏微微出神......

接著帶著薄荷氣味的男性氣息就噴灑在她耳根處,熱熱燙燙地一點點熨燙她的軟肉,挑動著她的女人需求......

“在想什麼?”

他察覺到她的心不在焉,將她身體轉過來,按在流理台上跟她接吻......

她身上來了,他輕易摸到。

男人抬眼看她,目光深邃難懂,裡麵有著她不能理解的意思。

外麵,雨越下越大......

陸澤低頭又想跟她接吻。

喬熏抵住他,拒絕了他的更進一步,她聲音輕而嘶啞:“彆在這兒!”

陸澤停住了,粗重的喘息彰顯了他極大的剋製,一會兒他鬆開她,往後靠向牆壁倚著,他從衣袋裡摸出一根雪白香菸,放在唇上,但冇有點著......

他望向她的黑眸,染著不為人知的蘊怒。

半晌,他很輕地問:“是不想在這兒,還是心裡不願意?”

喬熏彆開臉蛋,稍稍冷淡:“你明知道的!”

“知道什麼?”

陸澤正要欺身過去,

傭人從外麵趕過來,正好撞見男女主人的對話,她挺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嚨說:“夫人過來了!說想見見小小姐,怎麼也不肯走。”

陸澤看向喬熏。

喬熏的神情很不自在,陸夫人的出現勾起那些過往,那些讓她想起來就心悸難當的過去......

陸澤輕撫她的肩,溫柔地說:“你上樓看看孩子,我出去看看!”

雨如幕下......

秦園門口,陸夫人等得心焦來來回回地走,一旁的傭人就撐著傘跟著她移動。

一會兒兩人身上就濕透了。

陸夫人不在意。

她就想見見小陸言,幾年過去小陸言長高長大了,一定很像陸澤。

黑色雕花大門,緩緩打開,陸澤撐傘走出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