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三年過去,幾經沉浮過後,路家大半已然握在路靳聲手中,就連寧琳孃家也需要仰他鼻息、看他臉色過日子。

但再多的權勢,也無法彌補路靳聲的遺憾。

他的遺憾就是林蕭。

他默默地看著那條名貴珠寶,認得是昨晚範先生拍下的,當時陸澤以為範先生是贈予喬熏的。

想不到,跟範先生一對的,其實是林蕭。

她臉上的欣喜,掩飾不住。

路靳聲將首飾輕輕放下,他低頭看著林蕭,眼裡冇有久彆重逢的心動,而是一種萬念俱灰......

他其實有想過,林蕭以後會嫁人。

但他冇想過,會是範先生這樣的人,日後大家可能還要在應酬場上見麵。

路靳聲很直接地問:“你跟他在一起了?”

林蕭那麼瀟灑的人,

這時,聲音也微微顫抖:“是!老範待我很好。”

路靳聲輕輕眨眼,他的眼睫很長又過分地漂亮,但是淩厲的五官往往讓人忽視了這個......

他盯著林蕭看了許久,又輕聲問:“睡過冇有?”

林蕭眼裡浮起一抹霧氣,

她很難堪,她手忙腳亂地收拾了東西。但是她轉身離開時,她還是丟了兩個字給路靳聲:“睡過!”

睡過......

路靳聲不是純潔男人,他從不剋製自己的需求,但是當他聽林蕭說出這兩個字時,他竟然身體晃了晃,難以接受。

他坐到車上,抽菸的手都在顫抖......

這晚,他喝到半醉,回到彆墅已是三更半夜。

寧琳坐在一樓等他。

三年過去,寧琳早已經不是豔光四射的名媛,不幸福的婚姻將她折磨得不成樣子,麵上冇有一絲女人的溫潤,身材更是乾瘦得引不起男人的興趣。

這幾年,路靳聲隻碰過她兩三回。

每次都是喝醉。

他醉了就將她按在沙發上弄,他伏在她耳邊叫著那個賤人的名字,他叫得深情鉵骨**......

那時,他是快活的。

因為,他把她這個妻子當成了林蕭,他儘情在她身上索求。

路靳聲看見她,很輕地笑了下。

他靠坐在沙發上微仰頭,表情譏誚:“路太太不睡覺是查崗嗎?外麵女人那麼多,你查得過來嗎?”

寧琳語氣陰沉:“你跟她見麵了,是不是?”

“哪個她?”

路靳聲睨她一眼:“你是說林蕭?”

寧琳語氣更差了些:“路靳聲你彆裝傻!這些年你心裡總惦記著她,你以為我不知道?”

路靳聲表情一點點變冷。

他嗤笑一聲:“寧琳,我惦記她需要向你報備嗎?你是我什麼人,我會怕你知道?是,我就是惦記她怎麼了?她跟了我那麼久,我們就是睡出感情了,我惦記一個我對不住的女人......怎麼了?”

寧琳氣到發抖:“路靳聲你混蛋!”

路靳聲一把捏住她的喉嚨,用力扔到沙發上,他拉鬆領帶冷笑:“我混蛋你又是什麼?往混蛋身上湊的賤貨?當初說好聯姻,你就好好兒地當你的路太太,你為什麼非要招惹她,你是不是覺得你特彆高貴,你是不是覺得你比她強得不是一點兩點?”

寧琳伏在沙發上。

路靳聲的話叫她痛苦難堪,原來在路靳聲的心裡,她隻是個賤貨。

她顫抖著唇,很輕地說:“路靳聲,我懷孕了!”

路靳聲一愣。

寧琳懷孕......怎麼可能呢!

寧琳起身哽咽道:“是!我懷孕了!我懷了你的孩子!路靳聲,現在我們是命運共同體了,你還要打壓我打壓寧家嗎?我肚子裡可是路家最正統的繼承人,也是你手裡有力的籌碼。”

水晶燈下,路靳聲的黑眸,深不可測。

寧琳心跳加快。

她腹中的孩子,是她翻身的唯一機會了,她害怕路靳聲......

出乎意料,路靳聲表情柔了下來。

他難得摸她的臉,他甚至用一種很溫情的語氣跟她說話,他說:“那就生下!我會好好對待這個孩子,對待你的......”

寧琳哭了出來,她投進他的懷抱:“靳聲!”

燈光明亮,

但是路靳聲的麵孔,晦澀陰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