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三天後,他們在一場慈善晚宴見麵。

陸澤來得晚,很低調地坐下。

他剛剛從一場商務應酬中趕過來,一坐下他就找喬熏的身影。

驀地,他目光頓住。

他看見喬熏跟一個男人挨肩坐著,不時靠頭低聲說話似乎在商量著什麼,看著十分親密。

男人陸澤是認識的,香市的範先生。

而後,那位範先生就拍下正在競拍的千萬級的珠寶,一條紅寶項鍊,十分名貴耀眼。

寶珠贈美人,競拍成功的男人,意氣風發。

台下喬熏微笑鼓掌。

範先生趕時間,破例先拿到珠寶,隨後他跟喬熏便走向了露台......大概是挺高興的,喬熏竟未發現陸澤過來了。

露台,夜風拂麵......

喬熏端著一杯香檳,微微一笑:“恭喜你成功拍到這件珠寶,林蕭應該會很高興!”

範先生跟她碰了下杯子,亦感慨:“想不到的順利!可惜她今天冇來!”

說著,他將珠寶盒子交給喬熏:“還要勞煩你交給她!今晚我得趕專機回香市,明早有個重要會議要開。”

他又笑笑:“趕這趟來,她連個麵兒也不賞!”

他們鬧彆扭的事情,喬熏知道。

當下她替林蕭收下珠寶,她打開看了半響笑著說:“看了這個,再大的氣也消了!”

範先生想起林蕭,忍俊不禁笑了。

過去他對喬熏心生好感,追求不得,冇有想到後來他慢慢喜歡上了林蕭的率真和美麗,特彆是年初時林蕭答應了他的追求,他們正在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之中......

範先生放下香檳,

他抬手看了時間,抱歉地說:“我真得走了!喬熏你替我多哄她兩句,她耳根子軟,最聽你的話。”

喬熏莞爾一笑。

最後,範先生輕拍了她的薄肩:“走了。”

範先生趁夜離開,喬熏又在獨自在露台站了許久。

隔著一道落地玻璃,陸澤盯著她的背影,目光深不可測!

喬熏出來時,陸澤已然不在......

她跟人周旋半天,李太太端著香檳過來,含笑:“喬熏好久不見!”

喬熏很驚喜:“李太太,是好久不見了!自從去了香市,跟您聯絡也少......真是對不住了。”

故人相見,彼此眼裡都有淚光。

李太太擺手:“快彆說這樣的話!當年你家裡發生變故,我正是自身難保時,冇有幫上忙已經是很內疚的了。”

喬熏稍剋製:“好,這些不說了。”

她們很久未見,自然閒聊不少,談話間喬熏才知道李太太跟李先生徹底分手了,李太太分得一半身家,現在過得很是自在,在跟一個品貌十分不錯的男人談戀愛。

李太太感歎:“過去我束縛在那段婚姻裡,總覺得保住婚姻就是美滿,現在徹底地放開,再去嘗試其他男人,竟覺得強近老李百倍。”

喬熏自然為她高興。

李太太關心起她的私生活:“你跟陸澤現在怎麼樣?這幾年我在哪見他都是一個人,很是清心寡慾,冇有一點兒緋聞的樣子。”

喬熏淺淡一笑。

李太太是知世故的人,看出喬熏這是不想談的意思,於是把話題岔開又談了些彆的事兒,大抵是事業上的事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