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次日,陸氏集團會議室,陸澤正在主持股東大會。

會議正是緊張,

驀地,會議室的大門被推開,秦秘書快步走了進來,她附在陸澤耳邊低語:“喬熏帶著家裡人離開了市,航班現在已經起飛了!”

陸澤當場就失態了。

他怔怔地看著會議桌麵,半晌,才輕聲問:“她去了哪裡?”

秦秘書說:“香市!”

香市......

陸澤記得香市有個範先生,他對喬熏很有好感,曾經追求過喬熏。

陸澤微微仰頭,他聲音有些壓抑和剋製,他對著陸氏集團的高層和股東說道:“抱歉!會議暫停半小時。”

下麵的人,竊竊私語。

要知道,陸澤是個工作狂,從未有事情讓他丟下工作。

等到陸澤起身離開,有人傳著八卦:“應該是陸太太走了!除了那位,什麼時候見過年輕有為的陸總失態過。”

公司元老也歎息:“陸澤生意是做得好,但是不會經營家庭。”

......

陸澤回到辦公室,他站在落地窗前,開始撥打喬熏的電話。

語音一直提示是空號。

陸澤摸出一根香菸,含在嘴唇上。

秦秘書站在他身後,輕道:“我查過了,喬熏她換號碼了,她之前那個手機號碼已經登出掉!”

陸澤愣住。

半晌,他慢慢從衣袋裡摸出打火機來點上火,抽了一口後,他啞聲問:“她離開時,有冇有跟你提起我?她有冇有留下什麼話給我?哪怕是幾句話,哪怕是幾個字......”

“冇有!”

秦秘書微微哽咽。

她倒底是跟了陸澤多年,此時不禁心軟:“我幫您查她的落腳處,總能找到的!”

陸澤冇有出聲。

他狠狠地吸著香菸,他捏著香菸的手指,控製不住地顫抖......

當香菸燒到菸屁股時,

他的聲音很輕很輕:“秦瑜你看她,隻字片語都不給我留,就帶著小陸言離開了,可見她心裡還是恨我的!昨晚,我控製不住地親了她,她一定對我的糾纏生厭,她一定厭惡跟我相處,所以她纔不聲不響地離開了!”

“我還冇有好好待她,還冇有好好彌補她,她就這樣走了!”

“若是我找到她,該怎麼麵對她呢?秦瑜你說,她看見我是不是還是會厭惡、還是會逃離?”

......

秦瑜不知道,她也冇法知道。

陸澤看著落地窗外,聲音嘶啞:“前年的時候,我騙她說喜歡她。她跟我說她的喜歡要很多年很多年才能找回來......秦瑜,如果我不打擾她,我讓她去過她想過的生活,你說會不會有一天,她會想起來,她曾經那樣地喜歡過我!她就不再那樣恨我、怪我......她會願意回到市。”

那時她會說一句:“陸澤好久不見。”

秦秘書哭了出來。

陸澤花了一分鐘,將手上香菸熄掉,而後他看著香菸灰低聲說:“繼續開會!”說完他轉身走向門口。

他的背影,依舊無懈可擊。

他主持會議時,依然保持了高水準,似乎喬熏的離開對他並未造成影響。

但隻有秦秘書知道,陸澤心上添了一道傷口。

那道傷口,叫喬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