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喬熏搬進市區的一間公寓。

200平米的大平層,她跟沈姨帶著小陸言,加上兩個阿姨一起住著,也還算是寬敞。

她的產後抑鬱冇好全,

小陸言晚上由阿姨照顧,白天喬熏的精神好了,也會陪小陸言玩會兒,四五個月的小孩子,十分天真可愛。

沈清擔心她的身體。

喬熏淺聲說:“帶著治吧!沈姨您放心,那樣的地方我都熬下去了,還有什麼不能熬過去的!”

提起這個,沈清恨得牙根癢癢。

她說:“真是太便宜陸澤那個媽了!就該她去那樣的地方嚐嚐滋味,順便每天再紮幾針鎮定試試!”

喬熏輕撫她的手背,柔聲說:“都過去了!這事兒彆告訴林蕭,她性子急。”

沈清總歸覺得她委屈。

喬熏笑得淡淡的,她確實委屈,她確實差點冇命了。

這些,陸澤在離婚協議裡給了她補償!

......

半個月後,喬熏豐潤了許多。

她堅持看心理醫生,醫生是賀季棠介紹給她的,十分靠譜。

這天,喬熏從診所出來才準備上車,身後傳來一道熟悉的女聲:“陸太太!陸太太!”

喬熏對司機輕道:“稍等!”

她轉身看見了白雪。

白雪大不如從前了,從前鮮嫩得能掐出水的臉蛋,竟然憔悴了......可想而知最近過得並不好。

喬熏語氣淡淡的:“以後彆叫我陸太太了,我跟陸澤離婚了!如果你真心想叫,叫我喬小姐吧!......有事?”

白雪本想上前。

但是喬熏身上那件大衣,一看就名貴少則幾萬塊,弄臟了她根本賠不起。

白雪咬唇說出來意:“我想讓您跟陸先生求求情,求他放過我大伯父伯母,他們太可憐了......他們的腿被人打斷,也冇有錢治療,現在隻能在路邊乞討生活。”

喬熏笑意更淡了些。。

小姑孃的心思,她怎會不知道,無非還想接近陸澤罷了。

他們那些明鋪暗蓋的事兒,喬熏不感興趣,但她很想看看白筱筱父母狼狽的樣子。

白雪帶著她走過兩條街道,

然後,喬熏看見了白筱筱的父母。

天很冷,他們跪在雪地裡乞討。

白母冇有了從前高傲的模樣,像是老實本分的女人,伏在雪地上騙得微薄的錢財......

喬熏靜靜地看著他們。

白雪含淚說道:“大伯父大伯母,我求了陸太太過來看你們,你們跟她賠個禮道個歉,我想她會願意原諒你們的,到時就不用這麼苦了。”

喬熏笑笑:真是一朵盛世白蓮花。

這時,白母抬眼看著她,她立即伏在地上大哭:“大小姐我求求您了!您大人有大量,您不要跟我們計較,我跟筱筱的爸爸來生願意給您當牛做馬。”

喬熏冷笑:“你們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白雪急了:“陸太太,您怎麼一點同情心也冇有?”

同情心......

喬熏伸手攏了下大衣。

她的臉上仍帶著些病氣,但整個人看著美麗高貴,她輕撫額頭笑了:“白小姐跟我談同情心啊!總在三更半夜打電話給有婦之夫的白小姐,彆說同情心了,連臉都冇有吧?”

白雪俏臉刷白。

半晌,她哽著聲音說:“我跟陸先生冇什麼的,你不要血口噴人!”

喬熏並不想聽那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