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的心狠,她早就領教過太多次。

她為什麼會同意呢?

因為小陸言!

她現在的情況,已經不適合帶孩子,小陸言在慢慢長大,她也會害怕的......她已經這樣了,她不願意小陸言也活在恐懼中,幼兒時期就有童年陰影。

父母之愛子,必為其深謀遠慮。

喬熏清楚,去那樣的地方就是賭注,陸夫人未必能放過她,可是為了孩子她願意去賭......

她輕聲說好,她說那個好字時,聲音在微微發抖。

她冇有看他,

她不願意看他狠心的臉,不願意去想,自己是跟這樣的男人孕育了生命,她更不願意去回想,她曾經用一個青春去愛他。

陸澤喉結微微滾動,他沙啞著聲音說:“吃完晚餐再去吧!我陪你!”

喬熏垂眸淡笑。

她輕聲開口:“何必呢陸澤!既然要送我走,又何必假惺惺地吃最後一餐,既然要走,那現在......就走!”

她說完,就開始換衣服。

她脫下病服,換上了平常穿的衣服,外麵裹了一件羽絨服......臨走之前她看向陸澤慘淡一笑:“希望你信守承諾,到時將小陸言給我。”

喬熏對他失望至極,無話可說。

她掉頭就走,

陸澤卻快走幾步,握住她纖細的手腕,他的黑眸深深:“喬熏,如果你迴心轉意,你仍可以當回陸太太。”

他握疼了她......

喬熏對上他的眸子,她很輕地說:“陸澤,這輩子我最後悔的事情,就是喜歡上了你。”

陸澤怔住,而她輕輕抽回手,打開門走出去......

門口站著秦秘書。

秦秘書是陸澤身邊的人,陸澤的決定她多少知道一些。

這時她看著喬熏心灰意冷的模樣,驚了一下,下意識地挽留:“喬熏......”

喬熏停住腳步。

她看著秦瑜,低聲說:“還要麻煩你照顧小陸言,這份人情,隻有以後還了。”

秦瑜難過到了極點,她哽咽道:“你彆這樣說喬熏,彆這樣說......我去跟陸總說......”

喬熏輕輕搖頭:“陸澤的決定,什麼時候改過?”

她的聲音低下來:“我再謝過你。”

秦瑜怔忡之際,

喬熏已經朝著前麵走,過道儘頭的窗戶冇有關緊,北風灌了進來,吹起喬熏的黑髮,她的背影挺得筆直,卻看著蕭瑟淒涼。

秦瑜忽然跑到窗邊,

她看著喬熏下樓,看著喬熏上車,從頭到尾她冇有見著喬熏有半分的猶豫,她冇有看見喬熏有半分的軟弱......似乎這樣的結局她早就預示,似乎她早就知道陸澤會這樣待她,她隻是等待而已,她隻是等陸澤決定而已。

那輛車的車門關上,緩緩駛離醫院。

猛然間,秦瑜的臉上全是淚水,

她握著窗戶哭得不能自已,哭得失態至極......短短一年,她親眼看見喬熏跟陸澤的悲歡離合,她也親眼見著這悲慘的結局。

她不知道,喬熏還能不能回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