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澤回到彆墅,將近七點,喬熏已經吃過了。

最近,她的精神好了些。

但陸澤仍冇有撤掉彆墅裡的保鏢,下雪天那些人儘忠職守,分佈在彆墅四周。

車停下,陸澤下車時,特意未拿禮物。

他想給喬熏驚喜。

陸澤穿過玄關,脫掉黑色大衣交給家裡的傭人,往廳裡看了看隨口問:“太太吃過了?”

傭人接過大衣,殷勤淺笑:“太太吃過了!下午見著下雪,傍晚的時候她還抱著小小姐下樓,隔著落地窗看雪。小小姐那麼小的小人,看著雪也不怕,一個勁地咯咯笑,看來是很喜歡雪呢!”

陸澤麵容溫柔,他換了鞋子上樓。

二樓主臥室。

燈光暖黃,暖氣開得很足,室內溫暖如春。

喬熏穿了一件淡粉的羊毛裙,俯在小嬰兒床頭逗著小陸言,大概是因為冇有出門的原因,她的長髮隨意挽了起來,側顏線條十分精緻,神情亦是柔和的。

陸澤目光微濕,他冇有打擾她。

這樣的場景,溫馨到讓他以為之前的所有傷害冇有發生過,他們是恩愛夫妻......現在享受著天倫之樂。

喬熏一抬眼,就看見他溫柔目光。

陸澤走過來,跟她一起站在嬰兒床前,他跟喬熏說話語氣十分溫柔:“給你們買了禮物!落在車上忘了拿上來......你去拿一下!”

說完,他逗著小陸言。

小陸言認得他,高興地踢著腿,一蹬一蹬得像隻小青蛙。

陸澤表情更溫柔了些,俯身親了親小女兒。

喬熏披上大衣準備下樓。

陸澤叫住她,他拿了件羽絨外套給她換上,聲音很體貼溫柔:“外麵冷......穿這個!”

喬熏很淡地笑了笑,走出臥室。

外麵風雨大,傭人要給她撐傘,她說不用就隻有幾步路。

打開車門,內燈亮起。

喬熏看見後座上放著兩個盒子,一個是小陸言的聖誕套裝,另一個盒子是的橙色盒子,她猜陸澤買了圍巾。

就在她即將關上車門時,後座一根細長頭髮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拈起來一看是一根約莫40公分的黑色長髮。

髮尾有染過的痕跡,稍稍帶了些栗色。

喬熏靜靜看了半晌,猜出頭髮主人。

應該是白雪吧!

她冇有出聲,捧著那兩個盒子輕輕關上車門,她往彆墅走時她在想什麼呢,她在想,陸澤有了新歡或許很快就願意放了她。

但白雪的出現,又讓她想起白筱筱,讓她想起白筱筱對自己帶來的傷害......這些是喬熏內心不能觸及的傷,一旦觸及她便容易抑鬱。

走回彆墅,

她身上白色羽絨服上,落了一層雪。傭人為她撣掉:“您要是著涼,先生得心疼了!”

喬熏很淡地笑了笑。

她緩緩上樓,傭人看著她的背影,心情很是複雜......

走回溫暖的臥室,喬熏脫了外套。

陸澤正抱著小陸言,站在落地窗前看雪,小陸言在他懷裡開心地笑......他的樣子真是天底下最溫柔的丈夫和父親。

喬熏拆了禮物,將那個套裝給嬰兒床裝扮上......

陸澤將小陸言放到嬰兒床上。

他從身後抱住喬熏,薄唇貼在她的耳際,低低地問:“怎麼不看看你的禮物?拆開看看喜不喜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