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最近格外冷,陸澤給喬熏買了一件圍巾。

淡粉的羊絨圍巾。

買好禮物上車,黑色房車緩緩駛出商場地下停車場,外頭雪越來越大,路麵上已經鋪了薄薄的一層。

前麵一個路口紅燈,

司機將車停下,伸手擦了擦後視鏡,說道:“今晚這場雪下來,怕是要將道路封死!陸總,明天清早我早點兒來......”

陸澤靠在後座,把玩買給小陸言的玩具,淡聲開口:“明天聖誕,我陪孩子。”

司機附和:“有了孩子,陸總也變居家了!”

陸澤很輕地笑了一下。

就在車子要啟動時,車旁站著一個年輕的女孩兒,輕輕拍車門,表情小心翼翼中帶了一抹羞澀。

竟然是白雪。

陸澤靜靜看了幾秒,降下車窗。

白雪咬唇,表情有些焦急:“陸先生,我有點兒急事,您能不能順路帶我一程!下雪天......我打不到車。”

司機正要斥責。

這是當陸總的車是滴滴呢,一招手就停啊!

陸澤目光落在白雪小臉上,大概是很冷,那張臉白裡透著淡粉......很有朝氣,不似喬熏總是很冷淡。

半晌,陸澤語氣很淡:“上車!”

白雪猶豫了下,打開了後座的車門......其實這是很不符合規矩的,平時秦秘書坐這輛車也隻能坐在前排,何況白雪隻是公司的實習生。

司機看出點什麼,他欲言又止。

最後隻問:“白小姐去哪?”

車內溫暖,白雪的小臉更加白裡透紅,她小聲說:“我去陸氏醫院,家裡人生病了,過去探望。”

司機訕訕地說:“陸氏醫院可不順路啊!”

白雪小臉羞紅。

再怎樣她也是個女孩子,司機一句話,將她心思拆穿。

這時,陸澤淡聲開口:“去趟醫院!”之後他冇再說過話,彆著臉靜靜地看著外麵的雪景。

天將暮晚,

飄雪天空,名貴的黑色房車加上成熟英挺的男人,怎麼都是有幾分浪漫的。

白雪能聞到身邊男人身上淡淡的菸草味道,還有一絲鬚後水的氣味,這些都挑逗著未經人事女孩子的神經,引人瑕思。

白雪臉蛋滾燙通紅,一直偷偷地看陸澤。

她的喜歡,陸澤是知道的,

此時更算是默許!

或許,他把白雪當成了喬熏的影子,她看著他的眼神讓他想起了18歲的喬熏,他用白雪默默懷念著被喬熏喜歡著的感覺......

半小時後,車子停在住院部樓下。

陸澤冇有出聲。

白雪猶豫了下,扶著車把手,很是戀戀不捨地說:“謝謝陸先生!”

陸澤很是矜貴地點了下頭。

白雪咬唇下車離開。風雪透進來,車內溫度一下子驟降,還有那丁點兒曖昧也被吹散......

陸澤靠向椅背:“回彆墅!”

司機踩油門時,多了句嘴:“現在的小姑娘是不知道廉恥怎麼寫了,主動得很,陸先生您是不是?”

陸澤冇有搭腔,司機有些訕訕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