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林蕭想儘了辦法,見不到喬熏。

沈清以淚洗麵。

不得已,林蕭去找了路靳聲,去之前那晚她在公寓的陽台上抽了一晚的香菸,她還喝了啤酒......

喝醉以後,她又哭又笑,低喃著路靳聲的名字。

恨之入骨!

......

皇庭酒店。

路靳聲坐在辦公室裡,長腿舒展地蹺在辦公桌上......此時正是他跟寧家鬥得最凶的時候,整個人很緊繃煩躁。

他的秘書推門進來,神情複雜:“路總,林小姐過來想見見您。”

哪個林小姐?

路靳聲第一反應就是不見,他淡道:“把人打發了!不行就給她張支票,叫她彆到外麵亂說。”

李秘書卻冇走,輕聲提醒了一句:“是林蕭!”

林蕭來了?

路靳聲怔忡過後,慢慢將腿放下,啞聲說:“請她進來。”

片刻,李秘書引著林蕭進來。

李秘書是路靳聲的心腹,路靳聲跟林蕭的過去,她清清楚楚,這時她將人帶進來就避嫌先出去了。

厚實的銅花大門,沉聲關上。

林蕭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路靳聲,他亦是。

彼此沉默許久......

路靳聲桌上的紅酒收了起來,指間的香菸也掐掉了,其實過去他們在一起時,他的生活也是荒唐的,但現在,他卻不願意在她麵前展露。

林蕭看著他收拾。

良久,她輕聲開口:“路靳聲,本來這輩子我不打算再跟你有任何關聯的。你是有婦之夫,而我不想再跟你牽不清!但這次算我求你,我想見喬熏一麵。”

路靳聲抬眼看她。

他記得,在這間辦公室裡,他們好過多回。

現在同一個地方,他們已經隔了世俗倫理,若他不在意她,他完全可以把她當成外室養著......但他捨不得了!

他靜靜凝視她許久,冇有正麵回答反而問:“你呢,最近好嗎?”

林蕭說不好。

她看著路靳聲說:“喬熏不好,我無法平靜!路靳聲,我知道我們之間早就兩清了,我來求你你未必同意,但是喬熏......喬熏她是我唯一的親人了,為了她我願意求你一次!如果你要條件......”

路靳聲打斷她。

他冇讓她把那些,輕賤她自己的話說出來,他不許她說,他也不可能再讓她陪他睡覺......他們有過一個孩子,在他心裡,她其實是他的妻子。

他更冇有告訴她,他結紮了!

冇有女人會再懷孕,包括寧琳!

他更冇有告訴她,總有一天,他會讓寧琳付出代價,他會將寧琳踩在泥巴地裡,給他們的孩子陪葬......

路靳聲隻輕聲說:“我可以幫你!”

那瞬間,林蕭眼裡帶了熱意,她低頭看著腳尖輕聲說謝謝。

路靳聲直勾勾地望著她。

她一直冇有走近,他也冇有過去......他們之間就那樣隔著四五米的距離說話,似乎這樣的距離纔是安全的,纔是對的。

林蕭離開時,他冇有說送她。

他就坐在那兒,靜靜地看著她離開,看著她走出那道銅花大門......

......

有路靳聲的幫忙,林蕭終於見了喬熏一麵。

但陸澤也隻給了半小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