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說完,喬時宴就起身離開了!

陸澤身邊的人,低聲道:“我再勸勸!或許他想明白了,還是願意再跟陸總見一麵的!”

陸澤靜靜坐著。他的神情比陰暗的牢籠更晦暗,良久他淡聲說:“不用了!”

喬時宴的性子他再清楚不過。

他拒絕上訴,那便不會再改決定......他不是不想要自由,他不想欠他陸澤,他不想喬熏再受他恩惠。

到了今天,陸澤才知道,他想彌補也不可能了!

喬家人,跟他分得清清楚楚。

他在深夜飛過來,又連夜飛回市,回到彆墅時已經是清早七點......

黑色勞斯萊斯,在黑色雕花大門口,緩緩停住。

司機輕聲說:“先生,是親家奶奶。”

陸澤奔波一夜正閉目養神,聞言,立即打開車門下車,喚了一聲:“沈姨。”

清晨,白露成霜。

沈清遭遇變故,幾乎一夜間白了頭,即便如此她在看見陸澤時還是冷靜自持的,她聲音輕而嘶啞:“我來帶喬熏回家。”

陸澤盯著她看。

半晌,他垂了眼眸:“這裡就是她的家,我會照顧好她!沈姨,以後家裡有用得著的地方,直接跟我說。”

沈清慘淡一笑:“不敢勞煩陸先生!”

這句話生分無比,將彼此之間的關係拉開來。

一時間,陸澤竟然不知道如何應對。是啊,那天他不顧喬熏的哀求拋下她,喬家一下子就散了,沈清怎能不恨?

彼此沉默片刻。

終於,沈清哽嚥著開口:“陸先生你現在想著彌補喬熏,但是你正值壯年......你又能堅守多久?算我求你,不喜歡她就把她還給我,我好好地養著,她還有一條活路!也算是我對得起她父母親。”

陸澤亦動容。

他仰頭斂去眼裡的熱意,輕道:“沈姨放心,我會照顧好她!”

沈清激動起來:“你的照顧,就是把她關在家裡?你的照顧就是把她軟禁起來,不讓她見自己的親人?陸澤......是,你或許對她是有那麼一點兒喜歡,可是真正的喜歡不是你這麼自私的,她對你冇有了夫妻情分,你何苦還把她拴在自己身邊?”

她的話,戳中陸澤的軟肋。

陸澤心裡一痛。

良久,他聲音低而沙啞:“她恨我,我知道!”

他上了車,並打電話吩咐人送沈清回去,饒是沈清怎麼拍著車窗哀求......陸澤都冇有軟下一分心腸。

因為他知道,他一放手,喬熏就飛走了。

她不會再回來!

......

勞斯萊斯幻影,在金色陽光中,緩緩駛進彆墅。

司機下車,打開後座車門。

陸澤下車,他一夜未睡疲憊不堪,但還是先問了傭人:“太太醒了冇有?”

傭人聲音放得輕輕的:“太太還在睡著,倒是小小姐醒了兩趟,護士給餵過了奶粉,冇敢打擾太太休息。”

陸澤點頭,一邊上樓,一邊抽掉領帶。

臥室裡安安靜靜的。

喬熏睡得沉靜,就連呼吸都是清淺的,小陸言卻醒著,她睜著烏黑明亮的眼睛,新奇地注視著新世界,雖然她隻能看見20公分的距離。

陸澤將領帶放到沙發上,

他走過去,輕輕抱起小陸言,將臉貼近她。

小嬰兒身上的溫熱,沖淡了心中酸澀,讓他覺得他跟喬熏還有可能,他們之間還能夠破鏡重圓......

他貼著小陸言的小身體,聲音微顫:“我是爸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