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病房裡,好一陣沉默。

陸夫人想了想說:“孩子我先帶一陣吧!她現在的情況,也不適合帶孩子!”

正說著,病房門被推開了。

門口李嫂帶著眼淚,進來就撲通一下給陸澤跪下了,她聲淚俱下:“先生都是我不好,那天我聽書房電話響著我怕打擾太太睡覺,我就去接了,但是裡麪人說的話我聽不懂,正好心裡有事就掛了,後來也忘了跟太太說......那個電話真真切切是我接的,並不是太太故意不告訴您!太太是無辜的,我更該死!”

李嫂是彆墅裡的老人了。

喬熏對她向來不錯,這時情急起來,竟然就左右開弓狠狠地扇自己的耳光,一邊扇一邊哭著說:“如果不是我,先生不會誤會太太,太太也不會遭這個罪!”

她手上冇留手勁,

十幾下,把一張臉打得通紅腫脹......

陸澤站在燈下,麵容蒼白,一點血色也冇有!

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無法接受是他誤會了喬熏,那天喬熏苦苦哀求他,她拽著他的衣袖不讓他走,而他卻說了那麼多羞辱她的話,然後將她推開......

他走時,她是有多絕望?

陸澤低頭注視著小陸言,他想,她生小陸言時,又是對他有多失望?

李嫂仍在抽她自己,

陸夫人罵她幾句,隨後就斥責陸澤:“再怎麼樣,一個白筱筱也冇有喬熏重要,陸澤,你這次做得太過了!”

陸澤心裡清楚,他對喬熏苛待、對她冷落,無非是因為愛而不得,無非是因為她說厭惡他的那些話,他跟她多多少少有些賭氣的意思。

他從未覺得,白筱筱比喬熏重要。

靜默半晌,他輕聲說:“今晚就把孩子送我那兒,找兩個有經驗的護士照顧著!”

陸夫人心中一驚:“那你呢?”

陸澤已經朝著門口走......

門外,傳來他沙啞聲音,帶著一絲淒涼:“我去找喬熏。”

......

深夜,陸澤找到了喬熏。

她走在黑夜裡,衣裳空蕩蕩的,麵色蒼白冇有一絲血色。

短短幾天,她憔悴得不成樣子。

驀地,喬熏看見了他......

他們一個坐在車上,一個走在夜風裡,他們才一週未見,但卻像是經曆了滄海桑田......夫妻見麵,竟是相對無言!

沉默,是對過去的哀悼。

無言,是對她少時愛情的祭奠!

一切都過去了......

現在的她,注視著他,波瀾不驚,一絲一毫的波動也冇有了!

喬熏冇有多看他一眼,她繞過他的車身,朝著家裡走去。

陸澤跳下車,他脫了自己的外套,要給她披上。

喬熏卻退後一步。

她在淡淡月色下注視他,臉上一絲表情也冇有,聲音很輕:“陸澤,不要過來!我不需要你的關心,你把你的關心,留給白筱筱就好!”

她說完就走。

但是才走了兩步,手腕就被人捉住,身後傳來陸澤低啞嗓音:“我會替你哥哥上訴!喬熏,我會補償你!”

他以為,她會痛罵他,她會扇他耳光。

她會說她的委屈。

但是喬熏冇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