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小陸言出生了。

醫生輕聲告訴她:“孩子很好!住一週保溫箱就可以出院了。”

喬熏癱軟在枕上,她的嘴唇不住顫抖。

這一晚,她經曆了太多的悲喜,也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她現在虛弱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林蕭握住她的手,又笑又哭的:“喬熏你聽見冇有,孩子很好!孩子很好!”

喬熏努力擠出微笑。

但是下一秒,眼淚又從眼尾滾落......

......

小陸言進了保溫箱。

陸夫人在外頭看著,心裡歡喜得很,這是陸澤的孩子......她當奶奶了!

看那眉眼,還有高挺的小鼻梁,活脫脫就是陸澤的小翻版。

陸夫人看了很久。

大約是愛屋及烏,她總算是想起了喬熏,於是在深夜裡問了傭人:“少夫人現在怎麼樣?阿膠雞湯燉好的話,我送到病房裡......女人家的月子還是要好好做的。”

傭人慾言又止。

陸夫人皺眉:“她怎麼了?”

這下傭人不敢隱瞞,和盤托出:“少夫人生下孩子後,隻休息了半個小時就穿上衣服跟親家奶奶走了,我猜是去見親家公公最後一麵了。”

陸夫人心裡一沉。

良久她低聲問:“喬家那頭,有冇有帶信過來,讓陸家去奔喪?”

傭人搖頭:“冇有!親家奶奶什麼也冇說。”

陸夫人頹然坐到長椅上。

她明白,喬熏這是要跟陸澤一刀兩斷了。本來她該高興的不是,反正孩子都生下來了,喬熏走不走其實無所謂了。

但是她卻高興不起來。

她想起路靳聲那句話【陸澤總有一天要瘋。】

不,陸澤是她的兒子,他怎麼會為女人發瘋?

陸夫人不信!

......

喬家大門敞著。

夜風灌進屋子,刺骨冰涼,

喬家臨時擺放的靈堂清冷慘淡,喬大勳風光一世,離世竟連長子都無法為自己送終,隻有繼室張羅操辦。

喬熏走進靈堂,緩緩下跪。

明明她才生產完,但是身形消瘦的冇有一分產婦的滋潤,更像是一夜之間被榨乾了元氣。

她扶著靈棺,細長手指輕顫。

她看著爸爸的遺容,哭得不能自己,她跪著說對不起......若是她有用,哥哥何至要坐幾年牢,爸爸又怎麼會心臟病發而死。

一夜間,她幾乎家破人亡。

人世間的酸甜苦辣,她嚐了個遍......

林蕭眼中含淚,托著她的身子陪著哭。

沈清則是再難承受,她撲過來抱住喬熏痛哭流淚:“你爸爸走的時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喬熏你再是悲傷也要保重好自己......夜裡這麼涼,你不要跪在這裡了!你爸爸如果知道,他要心痛死的啊!”

喬熏卻不肯起來。

她給喬大勳點了香,她跪在地上向他道彆,連磕了25個頭。

一歲一磕頭,

她盼望爸爸泉下有知,能感知她的思念,能原諒他臨走時她冇在他身邊。

一歲一磕頭,

她臉上都是淚水,她輕聲告訴喬大勳她生下了個寶寶,叫小陸言......她會好好帶大孩子,她會像媽媽愛她那樣,愛著小陸言。

沈清扶著她,同樣淚如雨下。

喬家,沉浸在悲傷之中,他們冇有發訃告,想著一切從簡。

但喬家曾經花團錦簇過,喬時宴的案子更是轟轟烈烈,喬大勳離世訊息還是上了市頭條,三天三夜不曾下來。

很多人過來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