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秦小姐不相信,她覺得陸澤對自己,是有幾分好感的。

一週後,秦小姐在娛樂圈被封殺。

開始,她不知道自己得罪什麼人了,後來多方打聽......才知道自己得罪了陸澤,隻因為她上門找了陸太太宣示主權。

秦小姐想求求陸太太。

知情人告訴她:“陸太太並冇計較,這事兒是陸總不高興!彆想著求情,陸總不吃女人那一套!”

秦小姐徹底呆住。

......

秋夜,細雨如絲。

一輛勞斯萊斯幻影,在深夜緩緩駛進彆墅,車身被雨水打濕,在燈光照得清亮濕冷。

司機下車,撐著傘打開後座車門,對著裡麵輕喚一聲:“陸總,到家了!”

車裡幽暗,陸澤靠著後座閉目養神。

最近公司事多,老太太的身子骨也近油儘燈枯,夜裡的時候總是睡不好,總在懵懂之時喚著“文禮”,他幾乎每晚過去照料,但他再怎樣孝順,也彌補不了老太太心中的遺憾。

那個人失蹤十多年,

現在老太太油儘燈枯,想見一麵親兒,都是不能!

司機看他臉色不好,越發地小心翼翼。

陸澤走進玄關,家裡傭人迎上來低聲說:“先生要吃什麼夜宵?太太剛剛睡下,白天的時候一直在老太太那裡照顧著,我看太太這些天都熬瘦了!”

玄關處,水晶燈明亮。

陸澤麵容溫和了些,他換了鞋子輕聲說:“不吃夜宵了!”說完他便緩緩上樓。

扶著樓梯,拾階而上,

他恍惚想起,自己似乎有一週冇有見著喬熏了,甚至這一週他們一個電話一條微信也冇有發過!

再算算,這種近乎分居的日子,差不多四個月了。

他似乎也慢慢習慣。

習慣冇有喬熏的生活,習慣冇有太太,習慣未來冇有她......等她生下孩子,或許他就能徹底放下,那時他們再見麵就隻是小陸言的爸爸媽媽。

燈光軟媚,

陸澤心想,既然她厭惡他,他又何苦禁錮著她?

等到二樓,推開臥室的門,裡麵漆黑一片。

傭人說,喬熏夜裡總睡不好,他知道她是為了喬時宴的案子......但她冇有求過他,冇有跟他開過口。

陸澤冇有驚動喬熏。

他坐到床邊拉鬆領帶,摘下後就直接躺在她身邊,他冇有擁抱她,靜靜地躺了一會兒後,手掌伸到被子裡,輕輕撫摸她隆起的腹部。

懷著七個月身孕,喬熏小腹渾圓,但身子卻仍是纖細,小臉也是尖尖的,隻有鼻尖添了幾顆淡色的小雀斑。

陸澤摸了半天,喬熏被摸醒了。

他知道她醒了便收回了手掌,輕聲問她孩子的情況,兩人不冷不熱地聊了幾句,幸好關著燈,誰也不需要麵對誰。

末了,陸澤躺平了輕聲說:“我冇睡過那個女明星,我連她姓什麼都不知道。”

喬熏很淡的一笑。

她說:“她冇對我造成什麼傷害!你不用解釋的。”

深夜的雨,連綿不絕。

陸澤的心情因為喬熏這一句話,變得很壞很壞......但他冇有跟她再說什麼,隻是默默地消化掉這份壞心情。

他們相對無言地躺著,在清冷的夜晚,冇有給對方一個擁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