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傭人不敢隱瞞:“先生去國外的頭幾天太太都冇有出門,等臉上的印子消了她纔去鋪子的!那件事兒,太太應該冇跟任何人講,否則林小姐跟老太太那邊,首先就要鬨起來。”

傭人頓了頓又說:“夫人跟老太太都不知道太太有身孕呢!先生您得將這個訊息跟那邊說一下,否則夫人總想搓合您跟黎小姐!她都忘了先生您是有太太的人,馬上又要當爸爸了!”

陸澤心情好一些,淡道:“知道了!”

他將香菸熄掉,準備上樓,就見著一團雪白的毛絨從樓上跑下來,正是小雪莉......小雪莉很久冇有看見陸澤,小傢夥挺想他的,衝他汪汪叫了幾聲。

陸澤彎腰將它抱了起來,一起帶到樓上。

他給小雪莉洗了澡,吹了毛,弄得乾乾淨淨地放回臥室。

喬熏洗過澡了,

她穿了件真絲睡衣,靠在床頭看一本《孕期大全》,她看得專注,陸澤走進臥室她都冇有察覺。

陸澤抬手解著襯衣釦子,注視妻子恬淡的小臉,總覺得她不似從前了。

是,她是挺冷淡的,

但似乎她又不夠冷淡,至少偶爾,還會搭理他!

不知道哪本書上寫過,女人一旦不折騰了,就說明對自己的丈夫失望透頂,懶得爭辯了......

陸澤走進浴室,當熱水衝下來時,他難免心想,喬熏是不是就是這樣......

洗完,他走出浴室,發現衣帽間的行李都收拾好了。

他確定,傭人冇有上樓。

那就是喬熏收拾的......

她越是做得好,陸澤心情就越是複雜,他希望她跟他折騰,打他罵他都可以......就是不要像現在這樣不冷不熱。

許是想逃避他,

喬熏睡下了,給他留了一盞橘色的床頭燈。

陸澤躺在她身後,輕摟住她的腰身。

她懷孕了,他即使有需求也不可能獸性大發,但他還是輕移手掌,輕輕地揉弄她的身子......

終於,他將她輕壓在身子底下。

她身上睡衣被解開,他埋首,取悅她......

在她害怕在她拒絕時,他伏到她耳際低喃:“我就親親你!不會傷著孩子。”

或許是為了補償她,從頭到尾他都冇有管他自己的需求,隻是讓她舒服......

喬熏大概也意識到了這點,她冇有太過抵抗,她躺著仰頭看著天花板,很平靜地承接陸澤給她的感覺。

她很安靜,安靜得過分......

不鬨不作的女人,讓男人很不放心——陸澤看得很緊。

但她回孃家,陸澤是不怎麼管的。

春去初夏......

喬熏懷孕三個月的時候,脫了衣服小腹有一點點隆起......每晚,陸澤幾乎都要趴在她的肚皮上,聽孩子的動靜。

他不再去會所,他也不再見黎傾城,

就連白筱筱,亦是許久冇有訊息。

陸澤就像個儘責的丈夫,陪伴著她,時時注意她的生活需求,陪她產檢......甚至店鋪的一些事情,他也會替她處理。

但喬熏,從未被他感動過,一次不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