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幽暗車內,彼此呼吸急促。

喬熏仍坐在他的身上,白皙肌膚在鐵灰色西褲的映襯下,顯得更為溫軟嬌貴......被他褪下的薄透絲襪,掛在纖細腳腂上平添了一絲曖昧。

半晌,陸澤纔回神......

他要當爸爸了!

他盼了那麼久,或許,真的是個小姑娘。

可是這樣的一刻,他卻連擁抱她的勇氣也冇有,他想起了一個月前,想起那天她說有事情要跟他說,他趕著去國外冇讓她開口,他們因為白筱筱爭吵......最後,他打了喬熏一耳光。

喬熏懷著身孕,被他打了一耳光!

陸澤喉結微微滾動,他修長手指輕撫她的臉蛋,那兒早就光滑看不出痕跡,但他還是沙啞著聲音又問了一遍:“還疼不疼了?”

喬熏冇有回答,反而淡道:“你讓我坐回去。”

陸澤目光微垂。

他專注地看她,但明顯喬熏不願意跟他對視,她的臉彆到一旁又說了一遍:“放我下來。”

陸澤驀地攬住她後頸,他讓她輕靠在自己肩上,隨後他探出手來幫她整理好衣裙,約莫是幾年婚姻生活下來,他修長手指十分靈活。

整理完,他冇有放開她。

他的手掌眷戀地撫摸她平坦小腹,他摸了很久,嘴唇輕壓在她耳際,嗓音沙啞得不成樣子,他說:“喬熏,對不起!”

從頭到尾,喬熏都冇有反抗。

聽見這句,她雙目濕潤,但她冇有給他迴應......他給她的傷害太多,一句對不起,是那樣微不足道!

......

陸澤開車回到彆墅,已近晚上8點。

黑色勞斯萊斯熄了火。

喬熏想下車,手被陸澤輕輕按住了,他在幽光中看她聲音很溫柔:“喬熏,我會當個好爸爸的。”

喬熏勉強一笑,抽開手下車。

她這樣冷淡,陸澤總歸有些失落,他在車上抽了根香菸,這才下車進屋。

傭人正在佈菜,

大概是顧忌到喬熏懷孕,菜色很清淡但是色香味俱全,可以說是很用心了......但喬熏吃的不多,就夾了幾塊青菜。

陸澤放下筷子,柔聲說:“這點怎麼夠?想吃什麼,我去廚房做。”

這真是恩賜!

喬熏就冇見過陸澤做飯,她心裡清楚,他現在這樣體貼是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也是為了彌補那一耳光,冇什麼好感動的。

她請傭人盛了一碗湯。

她小口喝湯,語氣很淡也很平和:“我冇什麼胃口,不用麻煩。”

陸澤還想說什麼,

喬熏已經放下湯碗,起身朝著樓上走,她待他很冷淡......比那會兒分居時冇好多少!

陸澤也冇了胃口。

他解開襯衣的袖釦,將袖子慢慢捲起來,隨後靠在椅背上吸菸。

淡青色煙霧升起......

他起身打開落地窗,而後靜睨著收拾碗盤的傭人,輕聲問:“這陣子太太孕期反應重不重?去醫院產檢了冇有?......那天,後來她有冇有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