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清早,喬熏同往常一樣,起床為陸澤準備衣服配飾,順手再收拾昨晚他換下來的衣服。

當她拿了襯衣準備浸泡時,驀地停住。

那件白襯衣上,有著女人香水味道,再輕輕翻看還有女人留下的淡淡橘色口紅印子。

這樣一件襯衣,陸澤選擇讓她看見,是想告訴她什麼?

告訴她,他開始逢場作戲。

還是宣示他的自由?

喬熏選擇了無視,她將白色襯衣浸泡,倒上洗衣液輕輕搓洗......隨著那些泡泡搓揉出來,襯衣上的香水味道消失、那一抹刺目的口紅印子也不見了,就像是昨晚什麼事情也冇有發生過。

白色襯衣在清水下,乾淨如新。

喬熏正想拿了去烘乾,一隻手奪過她手裡的襯衣,將它扔進了垃圾桶裡......

她靜靜看了幾秒,抬眼對上陸澤的眸子。

他的身材修長結實,黑髮淩亂,哪怕是清早也充滿了魅力!喬熏不禁想,這樣一具充滿男人味的身體,昨晚是不是跟其他女人翻雲覆雨過?

但她冇有過問。

陸澤盯著她的眼,目光深邃:“不問問昨晚的事情嗎?你就這樣不聞不問,哪怕我跟其他女人開了房間,哪怕我跟她發生了關係,你也不想過問嗎?”

喬熏輕垂眸子:“問什麼?陸澤你跟女人親熱,也冇有事先問過我!現在你讓我問,未免太冇有道理!”

她很平靜,她很理智......

而這恰恰是陸澤最受不了的!

他一把將她抱到洗手檯上,大理石的洗手檯上滴著水,很快就將她身上真絲睡裙染得半濕,白色薄透料子,半濕不濕的樣子最是性感。

陸澤擠到她的身體中間,不讓她合攏雙腿,這樣的姿勢讓她覺得羞恥。

喬熏身子向後縮,

但陸澤不允許,他扣住她後腰將她往前按,隨即兩具身子重新緊緊貼在一起,熱燙不堪!

陸澤輕撥開細肩帶,他的黑眸冇有男人的需求,

他做的一切,隻為了讓她沉淪,讓她因他而瘋狂的樣子。

喬熏不肯陪他......

陸澤滾燙的薄唇貼在她耳際,沙啞輕喃:“你不是不在意了麼?不是不在乎我跟其它女人親熱了麼?我身上帶了香水味回來,你一點也不在乎,一點也不過問......喬熏在你心裡,還有我這個丈夫麼?”

他把她身子轉過來!

他逼她看鏡子裡的自己,逼她看自己酡紅的臉,他輕輕揪著她的長髮伏在她的耳際:“看,你的樣子多誠實?”

他不滿足,逼她叫他的名字,他說叫他陸澤就放過她。

他的名字......

喬熏緊咬著唇,紅潤的唇瓣咬出血來,她也不肯叫出那兩個字來,在恍惚中她想起從前,想起她愛他的時候,她總是羞澀地摟著他的脖子,害怕又不安地叫著陸澤......陸澤......

但那是從前,如今她再也叫不出口。

男人最脆弱的時候,總是會失控,情到極致時陸澤緊抵著她的耳根,很低很沙啞地問了聲:“陸太太,你心裡有過他嗎?告訴我有過嗎?”

喬熏被他逼到絕路。

她驀地哭出來,她的聲音帶著哭腔:“有過!有過!”

陸澤有著一瞬間的失神,他猝不及防地摟緊她,他冇有說話就隻是將麵孔伏在她的頸側輕輕喘息......

良久,他驀地鬆開她,徑自走進淋浴間。

玻璃移門,砰的一聲關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