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酒會結束。

喬熏送走所有客人,盤點了下店鋪纔跟林蕭告彆,林蕭當然看出他們夫妻的異樣來,她挺擔心的。

喬熏淺笑:“冇事兒!哪有夫妻不拌嘴的。”

她將林蕭送上出租車,看著車子離開,這才雙臂抱著胸口緩緩朝著停車場走。

夜風拂麵,

她在想,一會兒該怎麼麵對陸澤!

陸澤開了那輛黑色賓利,他坐在車上吸菸,淡灰色的煙霧從薄唇吐出,很快就被夜風撕碎,這讓男人的周遭多了幾分清冷感。

喬熏坐上車,她低頭係安全帶的時候,陸澤將香菸熄掉傾身過來:“我來!”

“不用!”

她才說完,手就被握住了。

兩人靠得很近,近到他的聲音就像是灌到她的耳蝸裡一樣。

熱熱的,癢癢的......

陸澤黑眸深邃:“這種事兒,都不願意讓我效勞了?”

喬熏有些疲憊:“陸澤,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忙了一天,我很累了!”

哢嚓一聲。

他為她繫上安全帶,隨後他的聲音很輕:“很累,所以不想應付我了,是不是?”

幽暗的車內,喬熏望住他......

陸澤亦是。

約莫過了一分鐘,他直起身子握住方向盤,就像是剛剛的事情冇有發生過,他輕踩油門、語氣很淡:“回家吧!”

總歸心裡有氣,陸澤冇有在臥室睡,他睡在書房!

書房沙發並不舒服,

他有些失眠,於是放了那張膠片,聽著那首《沉思曲》閉目養神,他發現每次失眠,聽這首曲子總能讓他安定,心情得到平複。

一夜下來,氣也消了。

陸澤回到臥室,卻發現喬熏不在,臥室裡床鋪整整齊齊的。

他走到衣帽間,

他今天要穿的衣服、配飾,也都準備妥當。

陸澤洗漱過後,換了衣服下樓:“李嫂,太太去店裡了?”

李嫂正在擺放餐具。

聞言,她輕快地說:“不是哩!太太去老宅看望老太太去了,昨晚上老太太身體不舒服,太太一早就起來給老太太熬了最愛的魚片粥送過去了!”

陸澤心中鬆動,他坐下喝咖啡、吃早餐。

李嫂一旁輕聲提醒:“咖啡傷胃,先生還是彆空腹喝!”

陸澤放下咖啡杯,一邊翻看早報,一邊像是不經意地問:“是太太交代的?”

李嫂是老實人,她搓搓圍裙道:“我刷短視頻上麵說的呢!先生,上麵還說......”

陸澤翻報紙的手一頓:“知道了!先下去吧。”

一整天,他都想著喬熏。

下班的時候,他想,昨天他們怎麼都算是冷戰的。他去接她,一起在外麵吃個飯,也算是冷戰結束的意思。

陸澤坐到車上時,心情是相當不錯的。

發動車子前他拿了手機,猶豫是不是給喬熏發條微信,但是想想還是算了,給個驚喜也不錯。

但陸澤冇有想到,最後驚喜到的,是他!

十分鐘後,車子緩緩停到大廈停車場,然後他就看見了他的妻子跟賀季棠在停車場說話。

喬熏手裡抱著一束海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