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宴會結束,李太太安排車子,送喬熏回來。

喬熏才下車,就見著一輛黑色路虎停在她家樓下,孟燕回正倚在車身吞雲吐霧,他難得冇有抽雪茄,而是普通男士香菸。

看見喬熏下車,他走過來遞給喬熏一份材料:“你哥哥的案子,庭審日期往後延遲了兩個月!”

喬熏接過來,手指有些顫抖:“怎麼會這樣?”

孟燕回深吸了口煙;“我打聽了下,但具體的裡麵的人不肯說!喬熏,我建議你去問問陸總,或許他的訊息比我要靈通。”

他頓了下接著說:“有些事情遊走於法律之外,是我力不所及的地方,但陸總卻可以輕易辦到。”

喬熏猛地抬眼,

暗淡路燈下,她的臉色一片蒼白。

孟燕回知道很殘忍,但是冇有辦法,權勢本來就掌握在少數人手裡......在市這個地方,陸澤的身份和權勢,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隻要喬熏放下身段,什麼都不是問題!

他熄掉菸頭,轉身上車離開。

喬熏冇有上樓,她怕被爸爸跟沈姨知道,她顫著手撥了陸澤的電話......

手機在深夜裡響了幾聲後,他接聽了,語氣算是溫和的:“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嗎?”

喬熏沉默片刻,艱難開口:“我哥哥庭審時間延遲了兩個月。”

陸澤很淡地嗯了一聲:“是!我聽說了。”

“陸澤,這件事情......”

陸澤打斷她的話,他的嗓音低沉而帶了一絲絲的溫柔:“你想跟我談這件事情?那當麵談吧!我在彆墅等你。”

他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喬熏仍站在路燈下麵,全身發寒,她攏緊了大衣依然覺得全身都是刺骨的冷,她不傻,她知道陸澤叫她去彆墅乾什麼。

男人對女人,能乾什麼?

......

喬熏在深夜,來到彆墅。

車才停下,傭人就迎上來殷勤地說:“太太,先生在樓上等您!”

喬熏心裡有事懶得糾正了。她打起精神:“先生在書房還是起居室?”

傭人引她進門,邊走邊回:“在起居室哩!先生最近都回來得很早,也不出去應酬。”

喬熏勉強一笑。

到了二樓,傭人識趣退下了。

喬熏推開臥室門,起居室裡燈光大亮,陸澤穿了件黑色真絲睡袍,靠在沙發上翻看雜誌,看著慵懶性感。

聽見開門聲,他放下手裡的雜誌,目光流連在她身上。

最後,在她細腰處多看了幾眼。

他猜出她參加了李太太的宴會,聲音挺溫柔地說:“喝酒了?我讓張嬸給你熬一碗醒酒茶送到樓上來。”

喬熏打斷他:“陸澤,我不是來跟你秀恩愛的!何況,我們也冇有什麼恩愛可以秀,我過來隻是想問你,我哥哥的案子押後再審,跟你有冇有關係?”

陸澤黑眸盯著她瞧。

他的眼神很深,那裡麵流露出來的意思,讓人不安。

半晌,他冷嗤一聲:“這麼大的案子壓兩個月再審,我哪有這麼大的能量?前陸太太,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