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李太太見他們投緣,含笑告退,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喬熏目送她離開,

身邊侍者經過,範先生拿了兩杯香檳,遞給喬熏一杯,他情不自禁注視著喬熏美麗的樣子。

喬熏今晚穿了一套黑色裙子。

黑色薄款貼身毛衣,收腰及腳腂絲絨長裙,黑色長髮挽在腦後......很有東方韻味!

範先生忍不住說:“我很久冇有見過,像喬小姐這樣美麗風情的女人了!”

喬熏微笑:“範先生謬讚!”

範先生雖想到內地發展,但這事兒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他向喬熏提出請求:“喬小姐,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去香市發展?我可以提供資金。”

喬熏微怔,她想不到範先生會這樣問。

她斟酌了下,淺笑著說:“我的家人都在市,暫時可能不會出去。”

範先生不禁扼惋。

他年近四十歲,幾年前他的太太發生意外離世,他獨自帶著女兒單身到現在......不是冇有考慮過再娶,但一直冇有碰見適合的人。

今晚,他對喬熏一見鐘情。

範先生單刀直入問道:“冒昧問一句,不知道喬小姐結婚了冇有?”

喬熏是個成熟女人了,範先生一再談及私人問題,她當然猜出對方對自己有那方麵的意思。當然,範先生也是極有魅力的,但現在她並不想考慮這個。

喬熏握著香檳,沉默了會兒道:“有過一段婚姻,現在還冇有走出來。”

範先生也是聰明人。

他聽出了拒絕,心中惋惜,但他仍是很有風度......

就在這時,對麵傳來一道聲音:“喬熏!”

喬熏望了過去,隻見相隔了三四米的距離,路靳聲站在燈火爛珊處......他英挺麵上儘是落寂,看著跟從前不大一樣了。

範先生微一挑眉:“喬小姐,你前夫?”

喬熏忙說:“隻是一個朋友!”

範先生舉了下香檳,很體貼地說:“那你跟朋友聊,我們回頭再說話。”

喬熏點頭致意。

等到範先生離開,路靳聲走到跟前,他靜靜看了喬熏許久,從衣袋裡掏出一張請帖來:“知道你今晚在,我特意送過來的!下月初二我結婚,歡迎你參加。”

喬熏接過請帖。

燙金的請帖上頭天作之合四個字,刺痛她的眼。

看了許久,她微微哽咽:“我就不去了!提前祝福你。”

“是因為陸澤嗎?”

“不是!”

“那就是因為林蕭......她最近過得好嗎?”

兜兜轉轉,路靳聲終於還是問起林蕭,喬熏仰頭注視他輕道:“因為跟你的那一段過去,因為她被寧琳親手對付,就註定她後麵的路不會好走!她聽不見她需要用助聽器......即使她再年輕漂亮身材好,她以後能碰見合適伴侶的機會都不多了!”

路靳聲啞聲開口:“對不起!”

說起那些,喬熏仍無法釋懷:“但她會慢慢恢複過來,她會過得很好!”

路靳聲冇再說什麼,他點了根香菸,靜靜吸完。

隨後他說:“挺好!她冇事就好!”

他很快就離開了,背影淹冇在人群裡,他參加這場宴會......就像是隻為了打聽某個人的訊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