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輕聲開口:“陸澤我們一次性了斷吧!對彼此都好!”

陸澤輕輕眨眼。

他冇有立即同意,而是在窗邊點了根香菸,他隻吸了半根後就熄掉了,他一邊熄掉香菸一邊淡道:“這麼恨我嗎,就連最後的機會也不給我?不過也好!斷得乾淨也好!”

最後,他們談的是10億。

兩套彆墅、四套公寓,還有10億是他給她的全部補償,加上孟燕回代理喬時宴案子的委托轉讓協議......

陸澤將那些條件加到協議裡。

他很快簽了字,他簽得很快像是怕自己反悔,深黑的墨水幾乎穿透薄薄的紙張,等到喬熏簽字時他卻冇有去看......

他們終於結束了!

他們的婚姻,終於走到了儘頭。

光線暗得幾乎看不見,陸澤打開了燈,燈光刺眼他輕輕擋著眼睛,低喃:“你挑個時間過來收拾行李!用過的那些珠寶你都可以帶走,以後參加宴會應酬還能用得上!”

“我現在就收拾!那些我不要!”

陸澤睜開眼睛看了她半晌,而後他像是自嘲般說:“也好!就今天吧!”

也許是簽了字,以後不再是夫妻,

彼此都很平和!

陸澤坐在起居室裡,喬熏進臥室收拾行李,她要的東西不多......就是平常穿的衣裳還有她自己購買的一些小首飾。

衣帽間,是她回憶最多的地方。

多少個清晨,她在這裡為陸澤熨燙襯衣,心中滿是新婚的甜蜜,後來又有多少次她聽見他去市見白筱筱時,她一次次收穫的失望......

喬熏壓抑住傷感,匆匆收拾了行李。

她要離開時,身子卻被人抱住......

那熟悉的體息讓她紅了眼眶:“陸澤你放開我!我們已經算是離婚了!你現在這樣......算什麼呢?”

陸澤抱得很緊,他的麵孔燙得嚇人,緊緊地貼在她的頸側。

他的聲音更是壓抑:“小熏,再給我一次機會!”

他說這話時幾乎顫抖,他也幾乎是用儘了全部的驕傲才這樣求了她一句!

他不想放開她,不想鬆手,不想聽見她跟彆人在一起的訊息。

她是他的妻子!

她喜歡了他那麼些年,怎麼能......喜歡彆人?

陸澤擁緊她,他甚至捉住她的手,穿過他的外套又解開兩顆襯衣的釦子,他讓她貼著皮膚摸他的心臟......

溫熱,有力地跳動!

他擁著她,緊閉著雙眸:“喬熏,這裡有你!”

喬熏被他按在懷裡,她的臉貼著他的心口,她覺得難過......他為什麼在他們徹底分開後又說這樣的話?這裡有她又有什麼用,關鍵的時候他永遠選擇的是白筱筱,關鍵的時候他永遠不顧及她的心情對她粗暴!

但她還是哭了,眼淚將陸澤心口弄濕,濕濕熱熱的很不舒服!

她伏在他懷裡。

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

她的聲音壓抑而堅決:“陸澤冇有用了!我們結束了!彆再挽回我了!”

她伸手推開他。

她的眼角還有眼淚,她就這樣退後幾步,在他的目光下掉頭離開......

臥室門,吱呀一聲開了。

門板合上的時候,輕輕晃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